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网剧延伸

    十五、回潮

                   襄阳王府内,襄阳王高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地听着小曲儿,半晌,一名黑衣女子走了进来,襄阳王睁开双眼示意了一下身边的谋士,季高受意,交给了女子一封书信

          “你且去一趟开封,把这封书信交给公子,告诉他,近日来开封要有变动,让他早做打算”

          女子接过书信,应声到:“哼,早听说展昭已与那丁家定亲,这次我正好连去瞧瞧展昭的小未婚妻是个什么模样”

           襄阳王听她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沉不住气,此次去了,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再被展昭抓住了”

           女子桀然一笑:“王爷放心”,说罢,便转身出了大堂,一个起落,出了襄阳王府

           看着女子离去的背影,襄阳王往后一仰,眯起了眼睛,双手拍打着膝盖,跟着歌乐哼起了小曲,旁边的季高识趣地为襄阳王的酒杯里填满了美酒

           清晨,两个白衣美人,对站在开封的后院里,一阵微风吹过,两人的衣服飘动了起来,两人的肩膀都在微风中瑟瑟发抖,而缘由是,一个吓得,另一个是被气得

          “喂,老幺,你干嘛要穿我的衣服出去啊?你都多大了?还玩过家家么,再说了,吭……你现在都是别人的未婚妻了,让人家看见你穿别的男人的衣服,像个什么样子”

         “不是这样啦,小五哥你听我说啦,我不是在玩过家家啦,就是我……那个,你也知道啊,我一个女孩子去外面玩,总是穿女装也不方便啊,再说了小时候我们不是经常换衣服玩嘛,干嘛那么生气啦”

         这两个白衣人正是白玉堂、丁月华两人,本来今早的时候,丁月华是想偷偷回来把衣服还回去的,没想到刚进门,这个白老五就一直在门口等着他了,然后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个局面,正当丁月华暗自懊恼时,白玉堂又说话了

         “那时候我们才多大啊,现在你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妻了,哪能还和以前比?你这个小丫头啊,就不能多注意些么,你说你总是这样的胡闹,以后怎么能当一个合格的妻子那,你……”

         “等一下,小五哥你别说了啦,我知道错了啦,你要想啊,我一个还未出阁的丫头,怎么可以在婚前穿夫家的衣服那?那多不好意思啊,再说了展大哥的衣服太大啦……我又穿不下”

         “那你也不能穿其他男子的衣服啊?你现在毕竟……毕竟……”,白玉堂深呼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丁月华委屈巴巴地看了一眼白玉堂,小声地嘟囔道:“你也不是外人啊,展昭又还没有娶我过门,他现在对于我来说才是外人,哼……”

          白玉堂苦笑的摇了摇头,走了过去一手揽过丁月华,无奈地往屋子里走去:“你呀,你呀,等你过了门,小五哥可就是外人喽啊……”

         “才不是嘞,小五哥永远都是我的亲人啦,而且那个展猫呀……啊,对了,小五哥我想吃太白楼的芙蓉糕哎,你一会买给我好不好啊”

         “好~”

        展昭站在开封的屋顶上,把刚才的那一场闹剧都看在了眼里,无奈地对着那两个幼稚鬼摇了摇头

        “展护卫,大人要去上朝啦”,张龙的声音传来

         展昭一个闪身就离开了屋顶,随着包拯上朝去了

         展昭走了不久后,白玉堂就出门给丁老三买芙蓉糕了,白玉堂刚走不久,一个黑影闪过就进了开封府,直直地向着庞籍的房间飞去

            一柱香过去了,白玉堂还没有回来,丁月华待在屋子无聊,就决定出去转转,刚打开门,一个黑影就在她面前闪过:“什么人?”丁月华喊到,随后便跟了上去

         丁月华跟着此人一路,黑衣人经过一片密林后却停了下来,似在等着月华,丁月华不时也到了,停在了那人的身后:“你是什么人?为何要青天白日地偷入开封府”

         那人转过身,丁月华一看,原是一个女子,此女一身黑衣,头带黑丝抹额,笑的一脸邪魅:“你可是丁月华?”

        “是我,你是何人?”

        “白菊花”

        “你就是白菊花?听说陷空岛下沉与你有关,是也不是?”

         “是”

         “好,够爽快”,说罢,丁月华便拔出了湛卢向白菊花攻了过去,白菊花侧身躲过了,丁月华剑花一挽,便削去了白菊花的一段秀发,白菊花连忙后退几步:“好剑法,不过我来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你既已和展昭定了亲,难道就不想多了解一下展昭的为人吗?”

        丁月华本不想理他,可是转念又想到小五哥,随即便收了湛卢:“你对展大哥很了解吗?”

        “我们本来可是青梅竹马啊”

         丁月华狐疑地看了白菊花一眼:“好,那你且说说看”

          “我们两家以前是对邻,从小我便喜欢跟在展昭的后面粘着他,展昭小时候可比现在要可爱多了,十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家里突然闯进了好多的官兵,那时候我因为喜欢粘着展昭,所以不在家里,当我玩够了要回家的时候,却在门外看到了那些官兵正在屠杀着我的家人,我本来是想冲上去的,可是展昭却出现在我的身后,捂住了我的嘴和双眼,将我拖走了”

         白菊花说道这里时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口气,丁月华怜悯地看了她一眼,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那深深地恨意,丁月华悲悯地想着,自己亲眼看到家人被屠杀,怎生能不恨那,而这恨意,怕是要到死时才可以消吧


          “那个晚上我忘了我是怎么过来的,我只记得有一个温暖的怀抱陪我熬过了那个漫漫长夜,待清晨的时,我回到了家里,只看见满地的尸体和染红的墙砖,我吓得跌坐在了地上,下意识地向展昭看去,却发现他竟丢下我自己跑掉了,再然后我不记得了,在清醒时,我已经被师傅带回了仁义堂”

        “你就是因为这个一直恨展昭?”

        “不,毕竟那时候我们都太小,这样的情景是任何一个小孩都接受不了的,所以我没有怨过他,我真正恨他原因,是他杀了养育我长大的师傅”

         “他杀了你的师傅?”丁月华思虑了片刻,又问道:“那他当时,是不是已经是四品带刀侍卫了呐?”

           “是”,白菊花闭上了双眼答到

           丁月华轻叹一口气:“原是如此啊~”,待丁月华要说些什么,密林中突然传来一阵微笑的响动,白菊花意识到密林中还有其他人,便一个后翻,快速地离去了

            白菊花刚消失,丁月华就对着声响的方向喊了句:“小五哥”

            霎时,一个白色身影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白玉堂面色严肃,嘴唇苍白不像话

          丁老三慢慢地向着白玉堂走了过去,看到白玉堂的脸色,干笑道:“没想到展大哥的桃花债还挺多哈?呵呵呵……”,待他走到白玉堂的面前时,却一点也笑不出来了:“小……”

     
         “老幺啊,我不了解他的过去,但我却知晓他现在的性格,白菊花与他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的,白五爷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清楚的,让他们可以……可以……所以你不要……”

          “我知道,我知道的小五哥,展大哥他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我知道他一直是一个很温柔很好的人,不然五哥你也不会如此相信展大哥的,不要反驳我的话,我知道五哥表面上总是嫌弃展大哥,其实心里面一直是认同他的,对吗?”,丁月华拉着白玉堂的手轻轻地说道

        “我才没有……”

        “好好好,我们快回去吧,包大人他们快下朝了,而且我还等着吃芙蓉糕那”

         “好……”

         密林中两个白色的身影一起慢慢地走着,微风吹下落叶,一层一层地覆盖住了两人走过的痕迹……

         

  

       

评论(12)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