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小梦版白玉堂,有私设~


第六章,水淹小白鼠


  卢家庄内,丁月华独自坐在大堂之内,卢芳和卢大嫂上座,几位兄弟也坐在下面,几人的脸色皆是难看


  卢大嫂看了看自家的老爷,又瞟了一眼下面的几个兄弟,心中一转,对着丁月华道,“小妹刚才说展昭与你同来,那现在展昭去了何地?”


   “小妹也不知,只是记得与展大哥进了一片林子,那林子的雾好大,我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后来便遇到了四哥,才能出了林子”


  “原是如此,照你所说那展昭是来寻找三宝,我想现在展昭定是已经去了五弟的园子,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就让哥哥们带路,和你同去五弟那里说个明白,叫他把东西还给展昭就是了,各位弟弟意下如何?”


兄弟们中蒋平是最通透的一个,当下就明白了大嫂的意思,也应声道,“听闻那南侠最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我想误会解开了后他自是不会追究,就怕五弟那个性子,不好归还三宝啊”


  “你们兄弟同去,一起劝劝五弟,刚才我已经叫人去五弟那里打听了,小妹你不必太过忧心”,卢大嫂对着丁月华说道


  话刚说完,一个小厮便进来了,卢大嫂看到那小厮开口问道,“园子可出了什么事?”


   “园子那边没有事,只是通天窟里掉了人进去”,小厮回道


   听到这里,卢大嫂挥了挥手让人下去了,“看来五弟只是将人困住了,并未动手,嫂子现在就让你几个哥哥们随你走一趟”


  洞内,展昭看着自己手中的被子,无奈地摇了摇了头,那只别扭的白耗子,既担心自己,何必又把他关了起来?本来还有找机会出去的展昭,现在却只好作罢了,让那只耗子关自己几天消消气算了


  没多呆一会,洞中一震,展昭皱着眉头点着了火折子,正好看到洞中的一扇小门开了,丁月华正从里面跑了进来,丁月华看到了展昭后开心地向他跑了过去,“展大哥,你还好吧,有没有受伤啊”


  展昭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一个身材小巧的男人也从门里走了进来,展昭看到此人后,还没有说些什么,那人便开口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还请展大侠随我出去吧”


   说罢,丁月华便推着展昭出了通天窟,来到外面后,展昭心中可惜,看到自己想让那只白耗子消气,还要另寻他法了,想罢,展昭便走到了那个男人面前,拱手道,“多谢蒋四爷!”


   蒋平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回礼道,“展大侠好眼力”


    与此同时,卢芳三人也到了白玉堂的屋内劝解着他,几人还未多说几句,展昭几人也寻了过来,展昭远远地就看到了白玉堂不耐的样子,心中苦笑,看来今天这三宝不是那么好拿了


   白玉堂看到被放出来的展昭后,心中更是怒火难消,而且他身后还跟着四哥和丁老三


    “好啊,想让我交出三宝也可以,展昭你若赢了我,我便将三宝奉还,且跟着你一同去开封受罚”


   展昭还未说话,旁边的蒋平便开口道,“五弟这不妥吧,展大侠现在怎么也是官家的人,怎能不分青红皂白地和你动手”


   这边卢芳也道,“五弟,莫要再胡闹,快些把三宝交于展昭”


   几个兄弟也随声应和着,白玉堂本来心中就怒火中烧,看着几个自家的兄弟又向着展昭,更是烦闷,气的大声道,“几位哥哥净向着外人,这个庄子我不呆了,想要三宝?爷就是不交”


    说罢,白玉堂脚尖一点顺着窗户便飞了出去,只留着几人面面相觑,展昭却一点也不着急,只是盯着白玉堂飞走的方向


    而这边的韩二哥一脸不好道,“哎呀,若是让五弟出了岛,在想寻他可就难了—”


    旁边的蒋平却和展昭一样,一脸平静,“唉,二哥急什么?出岛的路也就那么一条,渡口的船刚才我已经让人撤了,你还怕五弟能翻了天不成”


    “这……就怕五弟去了天险那里啊”,徐庆也开口道


   丁月华心中倒是欢喜的紧,自己又见到了白玉堂,没想到这白玉堂倒真真是好看的紧,上次见面时她都没有好好地瞟上一眼,今天仔细一看果真是貌似潘安,啊不,说不定比潘安还可好看。


   待几人赶去天险的时候,白玉堂果然在此,天险,其实就是一处断崖,断崖之下一片汪洋,断崖之间被一座铁索桥连着,本是卢芳几人留下的一处逃生之所,虽然有索桥连着,但也还是险峻的很,若没有一身好的轻功很难过的去


  白玉堂看看几人追来至此,心中更是烦闷,还没等他们开口说些什么,便飞身上了索桥,卢芳见后便也要追去,蒋平确拦下了他,卢芳不知所以,刚想问些什么,便听到索桥一声巨响,那白色的身影便落了下去


   “哎呀,五弟不会游泳!”,韩彰大声道,说罢便想跳下去救自家五弟,却被人快了一步跳了下去


  徐庆看着展昭跳了下去,本也想跟着跳下去,却被蒋平拦住了,“你们这一个个的瞎操什么心,没看到已经有人跳下去了吗,这几日退潮,水又不深,怕人上不来吗?”


  几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蒋平的用心也就不再想着往水里跳了,而是向着岸边跑去,丁月华一直未出一语,只是默默地看一眼蒋平,心中念叨,“果然是老病夫,这计谋也是绝了!”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小梦版白玉堂,有私设~

第五章,套住一只老花猫

  洞内一片漆黑,展昭只好点燃了火折子,借着微弱的光亮,勘察着洞内的情况

  四周的墙壁潮湿平滑,料是再好的轻功也很难爬到洞口哪里,很别说是打开洞口,但洞内的空气充盛,过了这么半天也未出现过缺氧的情况,展昭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空气的流动,看来这里一定还有别的出口

   正当展昭想仔细地探查风流的时候,洞口却被打开了,展昭微眯着眼,向上看去,只见一个微胖的人站在洞口,原来是白福

   还在等展昭说些什么,白福却开口说话了

   “展大人?洞下还好吗”

    “无妨”,展昭开口回道

    “那便好~五爷让小人给大人送一点东西”,话刚落,只见一个白色的物体被丢了下来

    展昭睁大了眼瞧去,原来是一个大横幅,只见上面用着宋体写着三个大大的黑字

    “憋死猫——”

     展昭无奈地干笑了两声,才对着白福喊到,“替我谢谢你们家爷了,白五爷的字真是字如其人啊,就说展昭很喜欢白五爷的字,漂亮—”

     展昭刚说完话,洞门就别被关住了

     白玉堂一直就站在洞口的不远处,听到展昭的话后,脸色才缓和了一些

     这时,白福走了过来,“爷,洞内长年不见光,潮湿的很,就算是展昭这样的高手,也难免不会冻出病来,你看这~?”

     白玉堂白了一眼白福,“既然这样,那你就扔一床被子下去吧,别到时候江湖上再传我五爷虐待动物”

     说完白玉堂便离去了,白福笑着应了,赶紧抱被子去了

     洞中的展昭刚把火折子重新点上,洞门却又被打开了,只见一件不明物体被丢了下来,展昭下意识的一把接住了,在一看,原来是一床被子,展昭无奈地摇了摇头,笑了出来~

今天更新就这点了,明天会更新更多的,不好意思了小伙伴们,手机没电了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小梦版白玉堂~有私设~

第四章,初入耗子窝

   丁家,丁兆惠正和大哥丁兆兰向着大厅走去,越走近大堂越觉得有点诡异,本来他离开的时候大厅里还又说有笑,怎么这么一会大厅就没有声音了呐,带他和丁兆兰进入大厅后,只见大厅内一阵死气沉沉,展昭还是面带笑容,方正地坐在椅子上,倒是自家的小妹整个人都瘫在椅子上了,脸上还一副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诡异表情

   这时,展昭看丁兆惠两人走了进来,忙站起来行礼,“兆惠,丁兄,此次在下就不打扰了,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多谢丁兄的款待,这就告辞了”

   说罢,展昭行了一礼抬腿就要走,这边的丁月华听到展昭要离去,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拦住了人,好家伙,他要是走了,自己还怎么去陷空岛看美人啊,必须让他带上自己才可以

   “等一下,大哥二哥,展大哥第一次来岛上,对这边都不熟悉,不如让我带展大哥去陷空岛吧,我也好久没有去岛上去看望丁大嫂了”

   “这……”,丁兆兰面露难色,他不是不想帮展昭,而且那个白玉堂现在正在气头上,怕自家小妹去了吃亏啊

   这边的丁兆惠倒是心里开心的紧,他正愁展昭要是走了自家小妹要怎么办,正好借这个机会让他们亲近一下,便劝丁兆兰,“大哥,展大哥初次来此地,肯定对此不熟悉,现在白玉堂正在气头上,我们若是去了没准还会坏事,不如就让小妹去吧,她是女孩子,那白玉堂总不能难为她吧”

  

   丁兆兰思虑一会后,便答应了下来,“那好吧,那展兄弟意下如何?”

   展昭看了看丁兆惠,又看了看丁月华,“那……就有劳丁姑娘了”

   “展大哥不必客气,叫我小妹就好,丁姑娘也太过生分了”,丁月华看到自己可以去陷空岛,心中开心的很,说话也豪迈了很多

    两人就这么出了丁家,坐上了木船向陷空岛划去,一路上丁月华都是美滋滋的,她好久没有出来玩了,自从三年前穿越过来后,也不知道这个小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丁家那两个兄弟宝贝的紧,再也没有让她出过岛,这一次出来说什么她也要玩够了再回去,而且现在她也知道了展昭也是穿越过来的人,她更开心了,没准跟着他,还可以找到回去的办法,虽然这个世界很好,哥哥们也很疼人,但是她的世界也有亲人啊,所以她无时无刻都想着要怎么回去

   这边的展昭心中也是一阵失笑,这个丫头未免也太过有趣了,他看着想入非非的丁月华,不仅打趣道,“小丫头,你为什么非要跟着我?”

    “当然是为了白玉堂啊,早听说白玉堂长得好看,我得早点见一见,不然就……”,说到这里丁月华突然感觉背后一凉,连忙瞟了展昭一眼,这才看到不知何时展昭的脸已经黑了,她连忙闭了嘴,心中吐槽道,“不会吧,自己没说什么啊,是哪句话惹到他了?真的是……”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再交流过,直到了陷空岛境内展昭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陷空岛内,白玉堂悠闲地坐在太师椅上喝着茶,白福走了进来

    “爷,展昭已经上了岛,不过……”

    白玉堂放下了茶杯,“怎么了?”

     白福瞟了白玉堂一眼,无奈地开口,“丁三小姐也跟来了”

      听到这话,白玉堂拿茶杯的手一顿,脸色阴沉了下来,咬牙道,“呵,这傻猫的艳福不浅啊!”

      白福看着自家爷的样子,默默地擦了擦脸上的冷汗

     “去,把他们两个人分开,我可不想我的洞中多了一只母猫,过几天再从我的洞里爬出来几只小猫崽子。”

       “是”,说完,白福就退了出来,白福刚一出门,就听到屋内传来一声清脆的破裂声音,吓得他赶紧连跑带颠的出来院子

        这边的展昭和丁月华身处一片林子里,眼看两人就要出林子是,突然升起一片大雾,展昭停住了脚步,对着身后的丁月华道,“跟紧我!”

        丁月华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兴奋的不得了,根本一点都不害怕,这种情况,以前她都是在电视见到的,谁想到穿了个越,还能体会到现场直播,对此,她高兴不得了,那还听的进去展昭的话

       林中的雾太大了,一时间他们也找不到出去的路,“小丫头,一会出去了你就先去找卢大嫂,我……”,话还没有说完,展昭便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过身一瞧,丁月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前方突然一个人影闪过,展昭赶忙追去,还没追几步,前方的人便停下了脚步,展昭也停了下来,雾实在是太大了,展昭一时间根本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但他肯定的是这个人绝对不是丁月华

     展昭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那人也越来越清晰,原来是一个微胖的男丁,只见那人面带笑容,恭敬地对着他道,“展大人,小人白福,是五爷身边伺候的小厮,知道大人前来,所以特地来迎接大人”

     展昭听到这话,抱着剑,轻笑了一下,“那就有劳白小哥了”

      在白福的带领下,两人很快就出了林子,来到了一座庄院前

      “展大人,五爷在里面等着您,请吧!”

      展昭点了点头道,“多谢!”,便走进了院内,这个庄院很大,展昭穿过了前院,才远远看到白玉堂正站在后院的桃树下,看到展昭进来了,白玉堂不怀好意地一笑,“呦,猫大人真是姗姗来迟啊,怎么?陷空岛的路那么不好找吗?”

    展昭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回应他,“这耗子窝当然是不好寻些,耽误了些功夫,还请五爷不要见怪啊!”

      “你……”,白玉堂心中郁结,好啊,展昭,你居然敢戏耍到爷的头上来了,一会有你好看的!

       这时,展昭已经走了过来,白玉堂突然拔出手中宝剑向他攻去,展昭只他正在气头上,所以剑都未拔,只是用剑柄左右防御着

      不想,这样白玉堂更加气愤,进攻的更是厉害,生生地把展昭逼到了院中的一角,还没有等展昭反应过来,便是一个机关,把展昭踢了下去

     展昭虽然没有防备,但他轻功也不是吹的,稳稳地落在了洞中,他抬头看去,好深的一个洞!

     而白玉堂则站在了洞口,坏笑地看着展昭,“猫大人的轻功真是一绝,那小爷我就等着猫大人用你那绝上的轻功出来了后,我们再聚!”

      说完,白玉堂脸色阴沉一变,低吼道,“关门!”

     

     

   

   

  

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小伙伴们这几天伦家有些重感冒所以要延迟更新几天,但是不会弃坑!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小梦版老鼠)

续屠龙案的


第三章,恭喜你喜提一名二锅头


     “展大哥,实在是抱歉,刚才是家中小妹胡闹,这才耽搁了些时间”


     丁月华刚离开没有多久,丁兆惠就赶回了花园,此时展昭正抱剑等在园中的凉亭中,看到赶回来的丁兆惠一脸歉意


  “无妨事的兆惠,那丁三小姐的情况无碍了吧?”


     “她能有什么事啊,这个丫头长大后多了一堆稀奇古怪的想法,闹的很”,丁兆惠提到自己的妹妹时,嘴上虽然嫌弃,却是一脸的宠溺


   “丁三小姐只是天真烂漫了一些,兆惠不必忧虑”


   “展大哥说的对,啊对了,展大哥还没有见过家妹吧,来展大哥这边走,我这就让小妹出来”


   展昭微微一笑颔首,随着丁兆惠一同走了,两个人都各怀心事,其实丁兆惠心中早就有了打算,展昭为人侠义,生的又是纤纤君子,处事又稳重,若是能促成和小妹的这一场因缘岂不快哉,而他刚才的一番话,也证明了他对自家的小妹的感觉还不错


   而这边的的展昭心中也有着自己的打算,刚才丁家小姐的种种表现都只证明了一件事,不过他现在还不敢太肯定,所以这才答应和丁三小姐见上一面


   陷空岛内,白玉堂与哥哥们吃完饭后,他便就回了他的院子


     “白福?”


      “在,五爷”


      “展昭现在到何处了?”


      “回五爷,展昭现在已经到了茉花村了”


     “茉花村?他去茉花村做什么?”


     “听说展昭早些年认识了丁二少爷,今天前去相聚”


      白玉堂听后,脸色微变,“呵,他倒是挺有闲情逸致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东西都备好了五爷,不过……”


      白玉堂瞟了他一眼,“何事?”


     “会不会伤了展昭,毕竟……”,白福没有再说下去


     “他不是猫吗?那就得有猫的本是才行”


     丁家大厅内,一位身着绿纱裙的女子缓缓地走了进来,“小妹来迟了”


     丁兆惠看到自家小妹走了进来,连忙介绍到,“快来,小妹,这便是南侠展昭展大侠”


     丁月华向着展昭施了一礼,微微一笑“原来是展大侠,小妹丁月华见过展大侠”


     展昭回了一礼,“丁三小姐!”


     丁兆惠偷偷打量了一下两人,心中暗喜,连忙对着两人说道,“小妹你先招呼一下展大哥,我去找大哥来”


    “好的二哥”


     丁月华看到丁兆惠的身影彻底消失后,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着展昭甜甜一笑,“多谢展大哥了”


    “没事的丁三小姐”


    “展大哥不用那么客气,叫我月华便好”,丁月华看着四处无人,便又恢复了她现代豪迈的性格


   展昭心中一笑,“这恐怕不太好……”


   丁月华心中也是一阵嫌弃,古代人的做派就是婆婆妈妈,那个也不成那个也不好的,真是麻烦


    “这样的话,那展大哥就和大哥们一样喊我小妹吧”


   “这样也好”


   丁月华又是温柔一笑,“听说展大哥此次前来是要去陷空岛取回三宝的?”


   “是”


   “刚才展大哥帮了小妹,这次换小妹帮展大哥如何?”


   展昭摇了摇头,“不必了小妹,这件事是我和白玉堂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断不能把你牵扯进来”


   “展大哥,你就不必这么客气了,我和白玉堂也算相熟,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不成,白玉堂并非善类,就算是你一个姑娘他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谁要他手下留情啊,他小时候拼酒都没有赢过我,还能把我怎么样啊,展大哥你不必担心”


   展昭眉头一皱,“这……白玉堂一个堂堂男儿怎么会输给你一个姑娘家,小妹不要开玩笑了,我知道你是担心我”


   丁月华听到这里,颇为自豪地一笑,“那是这里的酒水度数太低,我有什么办法啊”


    展昭听到丁月华这么说,无奈地笑了出来,看来自己没有错,这个丫头和自己还真是同乡


    “那不知道小妹以前喝的酒都是什么度数啊?”


    “我?那可多了去了”,丁月华调皮地一笑


    “那不知二锅头,对于小妹来说是那种高度呐?”,展昭对着丁月华含笑说道


    “啊?二……二锅头?”,丁月华不禁睁大了眼睛


    “展大哥,你……”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_

实在是不好意思小伙伴们,昨天今天都没有更新,主要是因为这几天工作上面的事情太忙了,明天或者后天就会更新的,😭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屠龙案续 私设)

第二章,他乡遇故知

    正是晌午当头,阳光直射在江面之上,水波粼粼,偌大的江面只有一叶扁舟,随着水波浮动

    不远处,有一座不小的岛屿,放眼望去,一片翠绿,整个岛屿都被绿林环绕

    小船慢慢地向着岛屿接近,远远地就看到岸边有四个人影候在那里,其中一个身着靛蓝色短打的青年,看到远处船上的白影后,高兴地都要乐出花来了,连忙对着他摆手喊到,“老五~老五~”

    其于三人也是喜笑颜开,开心的不行,船头的白玉堂看到了自家的哥哥们,也是高兴的紧,连忙也对着他们摆手喊道,“二哥,我回来啦!”

    而另一面的江上也有一叶扁舟,不过它的目的地可不是陷空岛,而是它上边的茉花村

     茉花村和陷空岛本是相邻的两个岛屿,茉花村靠上,离岸边近些,陷空岛在江的中央地带,要去往陷空岛必定要路过茉花村,再穿过芦花荡,才是陷空岛境内

      而茉花村正是丁氏双侠一家的住处,展昭早些年结识了丁老二那个小子,展昭本着没有路过老友的家门还不进去打个招呼的道理,索性先去了茉花村拜访,反正茉花村都到了,陷空岛又不会长腿跑了,再者说了展昭早就知道,那三宝最后肯定会被自己取回去,而那只白耗子也早晚都是开封府的人儿,所以他也不急于这一时

     

    陷空岛内,白玉堂被四个哥哥一起拥戴着往庄子走去,一路上几人有说有笑,特别是彻地鼠韩彰一边搭着白玉堂的肩膀,一边和白玉堂唠叨的没完,就连平时总是喜欢整他的四哥,也是打心眼里高兴

     离这白老五出门,这都可有快两个多月没有回来过了,他可不敢在这时候惹他,若他又是一气之下离家的十天半个月,这大哥大嫂还不得活活地扒了他一层皮

     五人之中最为稳重的人就是大哥卢方,此时的他也是面带微笑,宠溺地看着这个最小的弟弟,白玉堂今年也不过是弱冠之年,而且卢方本就与白玉堂的亲大哥相熟,与他们结拜时也才十二岁,从小卢方就对着白玉堂又是弟弟又是儿子地养着,再加上白玉堂本就长得精雕玉琢,年少时长得更是粉粉嫩嫩地,让人忍不住地喜爱

     “五弟此次回来,近日不会再出岛了吧”

     白玉堂听见自家大哥这么说也是有些内疚的,自家的大哥从小就是四个当中最宠着自己的那位,自从自己大了后,就经常出岛到外面去,十天半个月也不见得会回来,白让哥哥们担心

    “嗯大哥,五弟此次回来,近期就不走了,在岛上好好地陪陪哥哥嫂嫂们”

     卢方一听这话,轻笑出声,“好,那咱们快走些,你大嫂听说你回来了可是给你做了一桌子你爱吃的饭菜,白福也收拾好了你的房间,就等你了”

    蒋平听到这话心里也是高兴,这个弟弟不在的这段日子,岛上着实是冷清了不少,但是嘴上还是不饶人地说道,“他还能忍住不出去惹事?怕不是把事惹到了家里来了吧”

    白玉堂刚想要反驳,但是一想到自己怀里的东西和皇宫里的事,便没有开口,只是冷“哼”一声

    茉花村,丁府大厅内,一对双胞胎兄弟坐在上座,正笑着和展昭喝茶聊天,说着说着一盏茶也就吃完了,这时丁兆惠突然起身,对着丁兆兰说道,“大哥,展大哥第一次到茉花村,我领他去四处转转,熟悉一下”

    说罢,两人向着丁兆兰施了个礼后,两人便走了出去,一路上丁兆惠都在给展昭介绍,展昭也是认真地听着,这丁兆惠的性格和他哥丁兆兰大不相同,前者活泼任性,后者沉稳干练

    两人走着走着便到了府中的花园中,这是一个小厮跑了过来,和丁兆惠说了什么,只见丁兆惠眉头一皱,颇为不好意思地对着展昭说道,“展大哥,劳烦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见谅”,说罢便对着展昭施了一礼后,便随着小厮离开了

    丁兆惠走了多久,展昭就在原地等了多久,突然花丛中一阵细微的响动引起了他的侧目

     “什么人?出来~”

     说话间,展昭一个轻跳落在了花丛之上,只见一个青衣蒙面之人,匆匆地向着丁府外面逃去

    展昭拔剑拦住了她,没想到那个人武功也不弱,一个侧身便躲开了展昭的剑,拔剑便和展昭在花丛中打了起来

     一阵比拼后,那人还是剑输一招,被展昭挑开了面纱,连带着耳环也掉落了下去

    展昭执剑立在女子面前,“湛卢?你是丁家三小姐,丁月华”

    那女子打量了一下展昭,“这位大侠可是哥哥们的客人?”

    “正是,在下展昭,见过丁三小姐,刚才的举动是在下失礼了,还请小姐不要见怪”

     丁月华本就已经猜到他的身份了,但是那人亲口说出来后,她还是感受到了天塌的心酸,本来自己今天听说前厅来了客人,是一位大侠,她就怕是展昭这个人,所以才乔装打扮想逃出府去,没想到这人还是让她给撞到了

    展昭看丁月华不语,以为是小姑娘脸皮薄不想开口,下意识地蹲下要捡起掉落的耳环,再向她赔罪,没想到他还未碰到那个耳环,就被那人给打断了

   “别捡!别动!你别动啊!”,丁月华突然出声制止了展昭的动作,自己却小心翼翼地弯下了腰把耳环捡了起来,吹了吹

    展昭被丁月华这么一弄,疑惑地不知个所以然,但又不敢在动,根本不知那边丁月华内心里的小九九

     这边的丁月华惊魂不定地把耳环重新戴了起来,心中感叹道,好家伙,差一点就被展昭碰到了,历史上她和展昭之所以会走在一起,多半就是因为比武和耳环啊,反正今天哥哥们也不在,只要耳环没有被展昭拿到,她都可以不承认,还好,人虽然没有躲开,耳环事件却是被她阻止了,真好!

   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后,丁月华才不好意思对着展昭干笑了两下,让人站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啊,展大哥,让你见笑了,只是这个耳环乃是我母亲所留下的物品,不好被男人触碰”

   展昭这才送了一口气,笑着对丁月华摇了摇头,表示无碍,这样也好,正好省去自己和丁月华突来的亲事,若是历史真的往那个方向走了,自己恐怕就要成毁约的那个人了,不过,这个丁月华倒是有些可疑,这一系列运动,就好像是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丁月华看展昭并未生气,心中也是感叹“南侠果然是南侠啊,就是大度”,然后又对着展昭说道

  

   “多谢展大哥,只怪小妹贪心想去外面玩,家里哥哥看的又太紧,说女孩家一个人出门不安全,所以小妹才会出此下策,还请展大哥莫要告诉哥哥们”

   “好,我不会告诉他们!”

    “那……展大哥我就先走了,隔壁的老王头还等着我去shopping那,额……不对不对,还等我去逛街那,我就行一步了?”

   此话一出,展昭心中便有了计较,笑着对她回道,“请!”

   丁月华礼貌地对他笑了一下,转身便走了,还没有走几步,便又退了回来,“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还是回屋子的好,家里来了客人,一会哥哥们肯定会让我出来见客,若我没在,肯定又少不了一顿数落,多谢展大哥了,小妹先行回房了”

    展昭笑着看着丁月华离开,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小丫头看来也是与自己一样的人儿

    这边的丁月华回房后,便兴冲冲地换了一身衣服,其实刚才她真的想要一走了之,在外面躲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但是就在转身的那一刻,她突然想起,此次展昭来茉花村之旅,为的是要取回三宝,那他就一定会去陷空岛,自家的哥哥们为了帮他,也会赶去陷空岛,没准还能捎上自己

     早就听说锦毛鼠白玉堂,长得帅,一身白,是一个十足的小鲜肉,如此的美男子,自己怎么也要见上一面才行呀,这样子回去后还可以和自己的闺蜜说道说道!想到这里后,丁月华便兴奋地一下子捂住了自己花痴的小脸蛋,光是想想就开心死了呐,嘿嘿!

  

   

新七侠五义之麒麟玉 (屠龙案续 私设)

小梦版白玉堂

杨欢版展昭

小小白版襄阳王

小羽版欧阳春

私设仵作是毒书生~

配角 :包拯,公孙策,丁氏双侠,四鼠,干娘,萧芷嫣,广平等

新七侠五义之屠龙案续集,有私设,还请各位小伙伴若是不喜欢可以点出去,勿喷!谢谢合作!

第一章,喜提一只小御猫

  “展昭,还别说!这一身的红衣倒和你般配的紧!快去快回,可别让那金銮殿的架势,眯了你的眼,小爷我在品香楼给你定一桌子好酒菜,等你归来,和小爷我好好地饮个痛快!”

“白兄,你的毒刚解,酒还是要少喝的好,伤身!”

白玉堂张狂地一笑,“啰嗦!”

“展侠士?展侠士?~”

   “嗯?”听到了有人呼唤自己,展昭才回过神来,才猛地想起自己还在大殿之上,偷偷地在心中地埋怨了一下自己,怎地还走神了,又偷偷地有看了一下坐在大殿之上的那个人,发现那人并未动怒,才放下心来

  南义庄之案了结后,白玉堂等人便随着包拯回了京城,一路上也正好保护包大人,谁知他们刚回京不到一天,上面便传下话来,圣上要见一面帮助包大人办案的展昭

  原来,展昭等几人破了南义庄已久的大案后,名声大振,各路版本的故事早就流传到了京城里,本来当朝的圣上,也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当值年少气盛的时候,对待江湖上的侠义之士颇是喜爱,更有惜才之情,听到展昭等人的故事后,对此赞赏不已,再加上八贤王在边上的一阵褒奖,让小皇帝对这个南侠好奇之心不减反加,非要看上一眼才罢休,所以知晓了包拯等人回京了后,便马不停蹄地派人传了话去!

   第二天,小皇帝见了一身红衣的展昭后,深感自己的决定没错,此人,真当是闻名不如见面,年纪轻轻便有了南侠之名,果真是相貌堂堂,器宇不凡,当下笑意便更深了

   “听说南侠展昭,剑术出神入化,轻功更是登峰造极,不知展大侠可否让朕看看眼界?”

   听了小皇帝的话后,展昭本来想要拒绝,想到白玉堂还在品香楼里等着自己,他连一刻都不想耽误,本想着早点敷衍了了事,但没想到这个小皇帝倒是让他表演起来了,不过作为一个皇帝,他这话说的也是客气极了,自己也不好拂了皇帝的面子,所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因为念着白玉堂的事情,展昭的出招快,稳,狠,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是走了神,连什么时候收的招式都忘了,要不是皇帝的呼唤,不知他还要失神多久

    “展大侠的武功当真是让朕大开了眼界啊,这身姿比我御花园的猫儿还要轻盈,当真是神人也,妙哉,妙哉啊!”

    在一旁的八贤王,心中更是欢喜,展昭此人的本事他最知晓不过,本就想借此机会让展昭名正言顺地替朝廷办事,也正好替包拯找一个好帮手,省的他总是担心包拯哪次办案就被要了命去,可怜他都一把年纪了,还要替这些晚辈们操心

    “圣上,展大侠此次协助包拯破了这么一起大案,于情于理,圣上都要好好地奖赏一下展大侠啊!”

    正在兴头上的小皇帝听到这句话后,看了一眼自己的八王叔,当下便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若是可以为朝廷招揽这么一位贤才,那才当真是一件快事

    “王叔所言甚是,展大侠破案有功,当赏!”

     虽然皇帝想招揽展昭为朝廷所用,但是想到他乃是一个名声赫赫的大侠,江湖自由惯了,又怕他不同意进入朝廷当中,打赏他不怕,就怕他推辞掉了,那可如何是好,思来想去皇帝也不知道该怎么奖赏与他,便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八王叔

    只见八贤王眼神一飘,小皇帝当下便乐了,思虑了一番后道,“展昭上前听赏!”

    本来还在地下低头站着的展昭,哪知道上面的那些的花花肠子,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想让展昭当官,那还不容易,直接封赏就好了,反正展昭早就知道自己这幅身子是迟早要吃公粮这份饭的

 

  听到这就话后,展昭上前一小步,单膝下跪道,“草民在!”

    “南侠展昭,侠肝义胆,行义建工,特封你为四品带刀侍卫,嘉号……御猫!可随意进出皇宫,在开封府中任职,协助包拯办案,展大侠意下如何?”

    展昭早就想到了是这个结果,又想到有人还在等着自己,立即谢恩道,“草民遵旨,谢圣上!”

     小皇帝和八贤王听着展昭答应了,心中的大石一下就落了地,只有包拯在一旁感动的要死,想着展昭这样的大侠,若不是因为自己怕是万万不会答应此事,看来之后自己要对这个少年再好一些才成

    展昭想着这大侠也见了,人也拐来了,怎么也该放自己走了吧,没想到这小皇帝,好不容易才见一次大侠,哪是这么容易就放人的,当即便把宴会推迟了下去

     等展昭终于脱身赶去品香楼的时候,只见一地的残渣碎片,店家的小二还一直在不停地收拾

    展昭眉头一紧,走上前去,“小哥,请问一下这桌的客人可是一身白衣?”

     那小二听见自己身后的声音,着实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地回答道,“对呀公子,本来是一个挺好看的公子哥儿,点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在这里坐了半天,看样子是在等什么人,就刚才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掀了这一桌子的酒席,大喊了一句,便跳楼而去了”

    展昭听完后,悬着的心终是放下了,原来不是遇到了仇家,那便好,要不然就以他那刚解了毒的身子,还真是怕他吃亏,不过……这气的他都掀了桌子,看来也不是件小事儿

    “敢问小哥,那公子喊了一句什么话,您还记得么?”

     小二叹了一口气,看着左右没人,才小声地对着展昭说道,“那公子说啊,展老二,我为鼠,你居然敢封猫?看我这次不把你的猫皮拔下来当地毯踩!”

    原来是展昭被封一事,从宫中传了出来,被白玉堂正好听了去,小二说完后,展昭便当场大笑了出来,“这小心眼儿的耗子,当真是被惯坏了!”

     看着这一地的碎片,又看了一眼还在收拾的小二,展昭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哥,真是对不住了,这损坏的损失都由我来赔偿”

    “不用了公子,那个公子哥事先早就付了银子,足够了”

     从品香楼里出来的展昭,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地很,这耗子肯定是跑回陷空岛了,还没等他想好要怎么把人哄好,便听到了有人大喊着自己的名字

    “展护卫,展护卫,不好了,您快随我回去,出事了”

    展昭看着来人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出言回道,“怎么了张龙,你不要急,先喘口气慢慢说”

    “呼……三……三……三宝不见了……呼……是……是……”

    “是白玉堂?”,展昭挑了挑眉接道

    “没错……白玉堂盗走了三宝,还留言说让你去亲自取回来……”

    展昭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上任的第一天,便是一趟耗子窝之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