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我未来的老公,,姓朱。,。我可以后面再加两个字不,,,😂

我给喜欢沈巍,赵云澜,鬼面所有的cp小可爱们测了一下,逗死我了,,,菊花味是什么鬼,,。

时间之杵(双个鬼面,有私设,cp还是那个cp)

时间杵,可使失去的时光倒流,未来的时间停止,亦可撕裂空间……


第七章,错乱的时间


“懒得理你!”


  鬼面看着赵云澜他们向着这边走开,便停了和泉儿的争吵,朝着赵云澜走去


   “我送你回去“,那边的赵云澜还没有明白个所以然,就被走过来的鬼面一把拉住胳膊,往外走去


    还没有走几步,就被迎面来的一道金光截住了,那道金光却未伤到他们,只在他们面前的几寸消失了,鬼面冷哼了一声,松开了赵云澜,他向前一步,把赵云澜挡在了身后,“干嘛?杀鬼呀?”


     泉儿笑了一下,“我不杀鬼,我只是想把你送回你该去的地方”


     “够了,你们还嫌现在不够乱么,就只这次的时空错乱,我便要恢复许久了”


    真正的主人开口了,恢复了真身的夏池,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夹带着上古之神的威仪,这才是真正的时空之神


    泉儿从他们进来的时候便没有看过她一眼,此时她一开口,他便再也忍不住地注视着他的神


    “都说神爱众生,但是,您不觉得您的爱,已经超出了界限么,这次的错乱由我而起,就该由我结束,若不是您插手又把他带回来,时空便不会出现裂缝,您……也该在人间好好过着日子……”


     众人听着他们对话,皆是满心疑惑,却没人打断他们,沈巍从进来的时候便一直打量着鬼面,他还是那个样子,白衣白发,性子也还是那样任性狂妄,似乎从未变过……


     在鬼面身后的赵云澜倒是一脸无奈地摸了摸鼻子,默默地又把鬼面拉回到了身边,对着他挑了挑眉毛,鬼面也望他一眼,又瞟了一眼离他不远的沈巍,抿着嘴憋住了笑,看来沈巍已经看穿了赵云澜的身份,不然就凭他拉着赵云澜,早就吃了一击长刀了


     时间之主听到时间杵如此说,皱起了秀丽的眉,“泉儿,你不必如此,这一切本来就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懂得了人情,恋上了人类,你便不会停住亦知的时间,也不会错乱时间把我送到现代的人间来,追根究底,这件事,错的人,是我”


    时间杵看到自家的神透露出了悲伤的情绪,立马慌了,“不是的主,我……”


  

    “你不必解释,鬼面是我动了力量带回来的,上一次是,这一次也是,我知道你想让空间恢复正常,但是你不必非要把他送走啊“


     “你知道吗,他一直让我感觉很熟悉,我觉得上辈子他就是我弟弟,这种感觉很奇怪,直到我恢复了记忆,我便晓得了,原来我真的有一个小弟弟,他很爱我,也很疼我,为了我可以放弃神的一切,就算是我没有了记忆,也不敢忘了我有一个弟弟的的感觉”


      “所以有了夏至后,我努力的做一个好姐姐,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我接受不了夏至还没有长大便要死去,我无意动了力量,想让夏至活过来,却阴差阳错地换来了鬼面,他是我的弟弟,现在你却要把他带走。“


       “你知道吗……你把他带回去后,他会死的,会真正地死亡,从整个空间里消失的,我知道我很自私,但是你就不能把他给我留下吗?”


        本来还在吊儿郎当看戏的赵云澜听到真的死亡这几个字后,便收起了慵懒的态度,一脸严肃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鬼面,一旁的鬼面倒是心大,跟个没事人似的,就好像说会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沈巍听到她的话后,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纤纤君子,只是谁都没有看到他一瞬皱起的眉


          鬼面感觉到了身旁的目光,嫌弃地瞟了一眼赵云澜,不耐地来了一句,“干嘛?!”


          见他没有说话,还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后,撇了撇嘴,只是挑了挑眉,之后便小心翼翼地对着他们说道,“你们先聊?……我先把小云澜换回去了!?”


  

         说罢便拉着赵云澜要走,谁知赵云澜挣脱了他,又痞痞地说道,“别着急啊”,然后便俯身在鬼面耳边说了一句,“你哥这几天出差,明天才回来”


         鬼面听到他这句话后,先是松了口气,便又一脸震惊道,“那……就那个白痴一人在家么?!”


          赵云澜的笑容也立刻僵住了,“啧,哪有人自己骂自己的……”


          “算了。我还是先把你们换回来吧,不然我肯定死的很惨”


           “这话说的,就好像你现在不会死的很惨似的”


             时间之杵很难过,因为他知道鬼面对死这个字毫无反应,他无所谓自己的生死,时间杵也很难过,上一次他趁着夏池不在,带走了鬼面,看着他亲自跳了下去,那时候的他没有记忆,却也是这样不惧生死,只是因为他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姐姐好


             没想到的是,夏池却把他从另一个时空里带了回来,在那时他便明白了,时空的裂缝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但是如果现在什么都不做,时空便会塌陷,等那时,就算他以身相抵也是万万不够的


           “可是他并不是夏池,他是鬼面,他本就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


             “不管他是谁,我只知道他是我亲手养大的弟弟啊,也是这世间无可替代的亲人,就算是要修复时空,我来就够了啊,为什么非要扯上他那?他那么辛苦才有了我这么一个姐姐……


         …… 他现在这个年纪本就应该在打游戏,埋怨课堂,无忧无虑地活着童年该有的样子,而不是还没有成年就去填了时空!”


           鬼面终于听不下去了,拉着赵云澜便要走


           “你若走了,填时空的人便是夏池~”,时间之杵吼了一声


          鬼面愣了,所有人皆是一惊,“我没说我不去啊……我只是想……先把赵云澜换回来而已,不然我哥会生气的,那个白痴也会着急的……”


          众人皆惊,只有赵云澜送了一口气,呵呵地干笑了两声,“既然这样……不如先让他送我回去吧”,说罢,便拉着鬼面向外走去


        时间之杵冷笑了一声,“大人,您回去了后,还会回来吗?”


         瞬间赵云澜顿住了,鬼面也愣住了,他抬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赵云澜,“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赵云澜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平静地看着鬼面,鬼面从他明亮的眼睛中似乎望到了过去……


          十天前~

          另一个时空里—


          古式地房间里,赵云澜懒洋洋地躺在老式地沙发上,脸上还盖着一本杂志


           哐~的一声,房门被一脚踢开了,一下子就把赵云澜脸上的杂志震落在了地上,赵云澜无奈地伸出手把地上的杂志捡了起来,微微转头


           “儿砸,不要每次都踹门,你看看这老的都要退休了的门,哪经得起你每次的暴力啊”


            门外的小鬼面,穿着大大的白色衬衫,手里还抱着一个白色的抱枕,看着沙发上的赵云澜后,叭叭叭地迈着小步子,跑了过去,停在了赵云澜的面前盯看着他,也不说话


          唉~,赵云澜无奈地叹了口气,起了身,给小鬼面让了地方,小鬼面笑了,乐呵呵地爬上了沙发,占了一大块的地方


         “小澜澜,你说那个女人把我带回去了之后,会幸福么?这几天我总是安不下心,总觉得不应该就这么让我走了,我哥也很难过,我也是”


          赵云澜瞟了他一眼,“你们记忆不是共享的么,你调调看不就好了”


          小鬼面摇了摇头,“我们的记忆共享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若是在两个世界里,我们不会互相干扰,但是一旦见面,空间的压力就会错乱,所以会自动被空间认做成一个个体,记忆自然就共享了,但是现在他回去了啊,我怎么会知道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啊!”


          赵云澜皱了眉头,“哎,你能不穿你哥的衬衫了吗”


           “这个穿着睡觉舒服,凉快!喂,小澜澜,我的感觉不是很好,昨天我睡觉的时候还梦到我死了,好惨哦!”,说完这句,小鬼面还撇了撇嘴


           “还好,巍今天上班,要是让他听到这句话啊,喂,我还想活着呐”


           “哼╯^╰,不如我还是去趟那个世界,把我带回来算了,哈~好困啊~”,话还没有说完,小鬼面便发了一个哈欠,眼神迷离,差点就又睡了过去


        赵云澜看着他这个样子,表情突然僵硬了一下,眼神也凌厉了起来,他轻轻靠了过去,把小鬼面搂在了怀里,小鬼面顺势躺在了他的怀里,努力地保持着清醒,“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搞的,总是很困,像是睡不够似得”


        “小澜澜。还是你去帮我看一下吧,我不能离开这个空间,不然我和我哥的心灵感应会断掉的,我哥会担心你”


          “好啊,过几天巍会出差一段时间,我去拉你回来”,他宠溺地揉了揉小鬼面的头发,“困了吧,睡会吧,一会巍回来了,你又要清醒好一段时间了”


          “晚安,耙耙”


          “晚安,小鬼……”


          记忆结束后,鬼面眨了眨眼,呼了一口气后,然后一把揪住了他的脸蛋,“我和你说过多~少~次~啦~,不准叫我儿砸,你这只为老不尊的……唉?!为什么沈眠儿会动不动犯困,还变回了小孩的样子啊?”


          赵云澜翻了一个白眼,用手指了指鬼面捏着他的那只手,鬼面哼了一声,放了手,那边的沈巍叹了一口气,瞬移到了赵云澜的身边,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块手帕,替赵云澜揉着被捏红的那半张脸,随便瞪了一眼鬼面


          鬼面瞥了瞥嘴,自动地离这对男男远了几步,然后一脸诡异地对着时间之杵说道,“不然你过几天在收我?!”


           时间之杵冷笑了一声,金色的链条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一把锁住了鬼面,时间之主打出的金光还没有到鬼面的面前,两人便消失了……


          


          


         


          


         


          


         


        


         


    


感觉好配啊!小侯爷老喜欢你了

时间之杵(双鬼面,原著cp不改,有私设)

时间杵,可使失去的时光倒流,未来的时间停止,亦可撕裂空间……

另一个时空的夫夫是澜巍,不喜勿入。请勿乱喷,现时空还是巍澜

番外二  另一个时空的日常

   吱呀~房门被打开了,赵云澜人还没有完全进来,便开口喊到,“小鬼我回来了,今天我带你……”,他关上门后,嘴边的话语便被熟悉的饭香打断了

   他赶紧换了拖鞋,往厨房走去,果然,沈巍双手抱胸,一脸似笑非笑的靠在厨房的墙上,见他进来后,对着他问道:“你要带我弟弟去哪里啊?”

    赵云澜心中一颤,面上却笑呵呵的,耍赖地抱住了沈巍:“我说带小鬼上游戏,他不老说我玩游戏不带他嘛,今天这不回来的早,带他玩两把”

    沈巍冷哼了一声,推开了赵云澜:“起开,别影响我做饭。”

      赵云澜飞快地对着沈巍的脸蛋亲了一口,笑呵呵地松开了手,说了句:“好嘞!”

      “唉?小鬼嘞,我刚才叫他怎么没反应啊?”赵云澜打量着沈巍的脸色,疑惑地问道

      沈巍一边把炒好的菜装到盘子里,一边说道:“房间里”

      “哦。那我去看看他”,说完赵云澜便去了沈眠的房间,刚一开门便看到沈眠一脸委屈地蹲在小角落里,面前还放着一个已经漏了一半的沙漏,赵云澜一看这架势,长叹了一口气,一边扶着额头,一边问道:“你又做啥妖了?”

     沈眠一撇嘴,便对着他摇了摇头,可怜巴巴地瞅着他,赵云澜会意后脸色一变,咽了一口口水后,说道:“你哥……都知道了……?”

     沈眠点了点头,便又同情地看了赵云澜一眼,还没等他说话,门口便幽幽地传来一个声音:“另一个世界好玩吗?下次带我一起呗,那个赵云澜回去了也太早了,我还没接触够那,你说好不好呀,老公~?”

       “别别别,媳妇,我错了,真的,我也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吸过去了的呀,过去了后我连休息一下都不敢,马不停蹄的找回来的办法啊,要不然你家小澜澜怎么会回来的这么快啊”

       旁边听他说完这句话的沈眠,干呕了一声后,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干脆直接屏蔽了这对夫夫

       那边的赵云澜又是哄的,又是卖可怜,好不容易才让沈巍消了气,对着他说了句“吃饭了“,这边的赵云澜美滋滋地搂着沈巍便要出门

       “喂,你们这就走啦?!我也还没吃饭那,哥为啥只让他吃饭,不让我吃?”

        沈巍轻飘飘地看了沈眠一眼,指了指他身前的沙漏,沈眠看着面前剩着大半的沙漏,委屈地叫道,“哥,咱俩是亲生的不?”

      听到沈眠这么说,沈巍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不,你是捡来的!”

      沈眠一撇嘴,“哼!我就知道!”

    
  

来漫展,画了一个涂鸦,面面超可爱

终有一天,你不用多想,无需繁琐,便踏上了一场环游世界的旅行

微风习习,梦里与你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