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终有一天,你不用多想,无需繁琐,便踏上了一场环游世界的旅行

微风习习,梦里与你相遇

时间之杵(双鬼面,巍澜,原著cp不改,有私设)

时间杵,可使失去的时光倒流,未来的时间停止,亦可撕裂空间……

第六章,逝去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啊,上次还是……什么时候呐……我都要忘了……”,他轻笑了一声,时空洞内,夏至恢复了全部的力量,一身白衣白发,收腰窄袖……鬼面回来了……

      老李也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一身金色长袍,仙风道骨,此时正微笑的看着他。

     鬼面盯着他精致的面孔,轻轻地咬了下唇角,笑眯眯地问道,“李泉儿……你看吧,咱们也见了不少面了,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就是……你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这……完全看不出来哇?”

     本来还在微笑的李泉儿,听到他的话,赏了他一个大白眼,“你眼*啊?看不出来吗,男的!”

      “切~你看你穿的这个样子,说出来谁信啊?多像一个小姑娘啊,怨我喽?”

         “你是受了什么刺激啊?以前的好好少年呐?被你吃啦?”

         鬼面“呵呵”了一声,“那你误会了,我以前也没有好好过啊,你看,还是你识人太浅吧,姑娘!”

         李泉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贫?”

         鬼面撇了撇嘴,委屈地开口说道,“有那样一个哥夫,我有什么办法啊,耳濡目染喽”

         “不是,你什么时候和赵云澜接触过啊”,听到他这么说,李泉儿突然严肃起来

        “啊?我有说是赵云澜吗?”,鬼面吃惊地反问道

        “少贫,快说,你又作了啥妖?”

        “我能干啥呀,我可是一个小孩子,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只是一不小心去了另一个时空而已,还是你打开的时空缝”,说道这里鬼面调皮地笑了一下又说道,“只是……没想到那个世间中的嫂子居然是哥夫,呵呵呵!”

         听到鬼面这么说,李泉儿又笑了,然后便轻轻地开口问道,“那个世界里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吗?……”

          鬼面听到他的问话,疑惑地歪了歪头……

         特调处内,一众人面色严肃,沈巍的气息更是冷到了骨子里,赵云澜本来是十分担心的,无意间瞥到了一直在盯着他的沈巍,便又多了一分深深地无奈感,那边的李亦知还在不停地尝试着打开特调处的限制

         “行了巍,我知道你有很多的问题要问,可现在我这么没有时间给你解释那么多,你只要记住我真的是你……咳……真的是昆仑君,只是我们的世界不同而已”,赵云澜说完后,看到面色缓和下来的沈巍,心中默默地吐槽道,不愧是同一个人啊,到哪里都是一朵高岭之花……

        那边的祝红也忍不住了,刚想开口询问,特调处的限制便被打开了,赵云澜心中一喜,以为是李亦知成功了,刚想开口,便发觉特调处的气氛更不对了,突然祝红一行人突然都睡了过去,屋中只剩下沈巍,赵云澜,李亦知三人和一只老猫……

       门口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铛声,从远而近,一位白裙少女走了进来,李亦知看到她后连忙跑了过去,“小池,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长时间?”

        夏池对他笑了笑,轻轻地开口问道,“亦知,我弟弟呐?”

         李亦知为难地看着她,不知该如何开口,那边的赵云澜替他开了口,“面面被时间杵带走了”

         听到这句话后,夏池整个人开始暴戾起来,“我只是买个水的功夫,他倒是走的挺快啊……”,随后她又看了一眼沈巍他们一眼,“鬼王?昆仑?唉~要想放倒你们,还真的是要费一番功夫啊……”

       “时间之主,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干嘛要放倒我们呐?我们可是能在关键的时刻助你一臂之力的啊”,赵云澜对她痞痞地笑着说道

        夏池一笑,“我明白了,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昆仑君”,说罢,便向着他微微欠了欠身,“真是失礼了,两位弟弟给您添了这么大的麻烦,还请您谅解,待此事一过我必将亲自送您回去”

        赵云澜见夏池如此的态度,突然感觉浑身的不舒服,“时间之主太客气了,别总是您您您的,虽然都是一群老家伙了,但也不能认老不是,再说了面面也是家弟,我还得替我家里的那位好好感谢一下你的照顾之情呐!至于回去这件事情嘛,就更不用麻烦时间之主了,我想不久就会有人来接我回去的”

      夏池听到赵云澜如此说,笑的更温柔了,随即便打开了时空的通道,对着赵云澜和沈巍说道,“既然如此,那各位就请吧”

      赵云澜大方地走了过去,刚想进去,旁边的沈巍便先他一步走了进去,赵云澜轻叹了一口气,沈巍这个人啊,不管是在哪里,哪一个时空,身份如何,想的,总是先护着他,赵云澜心中一暖,对着夏池欠了欠身后,也跟着进去了

      夏池和李亦知看着他们两个人的小动作,互相对了下眼后,也跟了进去,就在时空通道要关闭的那一刻,在一旁的大庆突然也跳了进去……

     几人进来后,赵云澜便眼尖地先发现了也跟进来的大庆,他挑了挑眉,抱起了大庆,熟练地摸着大庆的下巴

      夏池自从进入时空洞后,便也恢复了原貌,一袭蓝衣,长发捶地
  

       “你们随我来吧“,她一开口,声音既空灵又悠远,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几人便来到了另一个地方,这里的景象和刚进来时完全不同,天地都是星空万里,水流瀑布,木屋小桥,美得不可方物,除了静止的时间外,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只可惜的是,这里的一切不过只是静止的假象罢了

       他们踏过小桥,穿过木屋,便看见了一片玉雕的槐树林,时间杵和鬼面此时正站在里面,好像是在争吵着什么

        鬼面最先看见他们,随即他便不再开口,温柔地对着他们一笑,时间杵也察觉到了,轻轻地回过头来,这些人……既然都来了么……

 
     

      

 

    

     

一剑平天下,却道少女身

你是小奶狗,卖萌耍酷你都有

《时间之杵》,(主双鬼面,原著cp不拆,有私设~)

时间杵,可使失去的时光倒流,未来的时间停止,亦可撕裂空间……

另一个时空里

番外(二),何为喜欢?

      “”你说一个鬼真的可以喜欢一位神仙吗?种族不同,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那位温柔的对他一笑,拉着他的手来到了泰山之顶,“你看这自然之界,行的都是阴阳调和之理,那为何鬼不能爱上神仙?”

      那人听后,突然开朗一笑,对着他说道,“那你喜欢我吗?”

     他笑着轻轻地摇了摇头,“等你明白了什么是喜欢与爱的时候,我便告诉你答案……”

     “那还不简单,待我回去问问哥哥,不就知晓了,你就在这里等我,不要离开啊!”,说完,冕便跑掉了

       东岳看着冕离去的背影,叹了一口气后,轻声说道,“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

       昆仑山口,冕找到了嵬,只见嵬坐在一块大石上,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一座巍峨的高山,冕嫌弃地瞥了一眼自家的哥哥,走了过去

      “嵬?”

       “嗯”,冕没有看他,只是冷淡地答了一声

       嵬的反应让冕很生气,“嵬,我才你亲弟弟好吧?天天都在看这座大山,你不腻啊?若真的喜欢,你不会告诉他吗?天天的只坐在这里有什么用啊,对亲弟弟都这么冷淡,可想你连亲情都不懂得,我是傻吗?还来问你什么是喜欢,真是自讨苦吃,走了……”,说完,冕转身便要离去

        嵬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们本是双生之子,只是身为哥哥的他,生来便知晓了羞耻善恶,所以才看不上同为鬼族的他们,对这个弟弟也是冷淡至极,却不知何时,冕似乎像是变了一个鬼,不知在哪里听的这么多的大道理,天天用亲情的那一套来怨怼他,弄的他现在也是像被洗脑了一般,对他这弟弟也有了些感情……

       “你要问什么?”

        听到嵬终于理自己了后,冕欢快地坐在了他的身边,“嵬,你天天在这里看昆仑,那你肯定知道什么是喜欢吧?你给我讲讲呗”

       “你问这个做什么?”,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不能让冕明白这种情感……

         “我和别人赌了一个约,着急去兑现答案呐,你就告诉我呗”

          嵬第一次为了冕而皱起了眉头,对着他问道,“那个人是谁?”

          冕愣了一下,疑惑为何嵬今天会问这么多的问题……

        “就是一个无聊的神呗,唉,你到底说不说?……”

          最终,嵬也没有告诉他,何为爱,在他苏醒以后的日子里,沈巍也同样禁止着……

芒果椰子冻,了解一下,这个up主有毒啊真的是😂

来来来,编剧,制片,导演,我们凑一桌麻将谈谈人生呗,您需不需要王炸啊,我给你一对呗
顺便再给你一杯深水炸弹?

看完结局的我,只想说,。
编剧你出来,我们谈谈人生
保证,绝对拿你“祭天”的好吗
听不到镇魂女神们的万鬼同哭么
你看到巍巍掉落的那一滴泪了吗,看到小澜孩隐忍的泪了吗
看到巍巍最后的笑,我都想死了好吗![你行],点击[ http://pinyin.cn/e163748 ]查看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