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

    二十六,故时

                  襄阳王府中,庞籍兴致勃勃地在给他老师房中的兰花浇着水,而江子云则是坐在桌前仔细地看着一封书信,半响,看完书信的江子云宠溺地笑了一下,然后把书信折叠好,又放回了信封中

                 “老师今天看起来心情不错啊,那是谁的书信啊,老师居然这么宝贝”,庞籍转过来调笑地问道

                江子云看了一眼调笑他的庞籍,摇了摇头后说道:“籍儿的心情也不错啊,怎么?府中的事情都做完了?”

                庞籍也摇了摇头,走了过来坐下后,伸手倒了杯茶水:“府外的事情是了了,府内的事情还是要在缓一缓,老师啊,开封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啊?”

               “怎么?这种事情籍儿要来问我?”

              庞籍笑着摇了摇头,调皮地说道:“老师的信里没有写么”

             “我的信里写……”,江子云戏谑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学生,心里一阵无奈,难道是自己的教育方式不对么,怎么籍儿现在越来越像一只小狐狸了

            开封府内,众人又坐在了一起,看着桌上的羊皮手绢

            “这个……是白玉堂佩剑里藏的?”,包拯弱弱地问道

            展昭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公孙先生又道:“这上面详细记载了襄阳王和西夏交易的账目,白护卫他……”

           听到公孙策的话,其他四鼠皆是一怔,眼中全是担忧之色,展昭瞟了一眼四鼠,开口道:“玉堂既然可以把这证据藏在剑中,人现在肯定是无忧的,大哥们不必太过担心”

            四鼠听后点了点头,眼中的担忧退却了几分,公孙策心中轻叹,看了一眼展昭未在开口

           包拯一直在一旁察言观色,看这情形,立刻开口:“这件羊皮卷非常重要,现在就先放在先生哪里,这几天展护卫襄阳打探一下,我们在做打算”

   
          “展昭,我和你一起去,连去看看那个老五到底搞些什么花样”,徐庆嚷嚷道

          “徐护卫~你就不要去了吧,人多了目标太大,容易被发现,这次就让展护卫一个人去就好了”,旁边的包拯贱兮兮地说道

         一旁的公孙策也附声道:“对,这次的任务要秘密进行,不要打草惊蛇,展护卫你且去收拾一下,然后就启程吧”

          展昭感激地看了一眼自家的大人和先生,他明白自家的大人和先生是在帮自己,刚才自己对四鼠说的话,其实只是在安慰他们罢了,如果真的让他们跟自己去了襄阳,一不小心让他们知晓了些玉堂的事情,怕是以他们的性格非得当下就得冲去了襄阳王府不可

          第二天一早,展昭就启程了,颜查散站在门口看着越来越远的马匹,心中忧虑万千,希望这次展昭可以把五弟带回来,不然自己真是百死都难得其就

           襄阳王府内,庞籍无聊地看着他家老师收拾着东西:“老师这次要出去多久啊?没有你在的话,我怕我一个人看不住他啊”

          “不是还有那个丁家的小姐在么”

          “那个丁老三也不知道这几天在忙什么,天天的也不见人影,明明那天是她来找我帮忙的,现在倒好,自己倒是消失了,让我一个人看着,天天的两头跑,搞得襄阳王现在都要怀疑我了”

          “她不都给了你一个好理由了么,我看襄阳王挺相信的啊”

           “还说那,想起那个理由我就一阵恶寒,什么破理由啊,弄的我就跟一个思了春的纨绔子弟一样,还什么仙女,我还董永呐”

          “怎么?籍儿不喜欢那个理由么?我觉得很好啊,一见钟情,多浪漫啊”


         “浪漫……”,庞籍回想起当时丁老三找他的情景……

          记得当时他们刚回襄阳的时候,有天晚上,他刚敷衍完襄阳王回房间,刚一开门,就见一袭白衣长发的女子站在自己的屋中,女子听见有人开门,幽幽地转过了头,月光一照,她的脸白的直反光,庞籍看这场景,吓得腿都软了,就差跪在地上了

         还好经历这么多事情的庞籍,胆子也增大了不少,没有直接晕过去,还没有等他开口问,那女子空灵的声音传了过来:“关门,我找庞大人有重要的事情”

         庞籍颤巍巍地把门关上了,谁想刚把门关上的庞籍一转身,那个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仔细一看才知道,原来是那姑娘带了一个白皮面具

 
         “庞大人还记得我么?”,那女子说罢,拿下了脸上的面具

        “原来是丁姑娘啊,不知姑娘这次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庞籍一看原是熟人,心中一松

         “就是一些私事啦,刚才吓到了庞大人,真是不好意思了”

         “没什么的姑娘,只是这大晚上的,下次姑娘就不要穿着一身白衣瞎逛了,还有那面具……”

         “这面具怎么了?不酷么,这可是面具摊上最帅气的一张了,我可是挑了好久的”,丁月华看着自己手中的面具说道

         庞籍“呵呵”了两声:“姑娘还是说事情吧”

         丁月华这才反应过来,对着庞籍低语了一阵,庞籍笑着点了点头,问道:“那姑娘有什么办法可以稳住襄阳王那”

         “这个我都想好了,襄阳城里不是有一家红袖阁吗,到时候里面会有一位茉莉姑娘,你就说对她一见钟情,天天泡在青楼里,襄阳王总不会怀疑什么吧”

        庞籍听后又“呵呵”了两声:“姑娘真是好办法啊……”

        再然后我们的庞大人就过上了一天两头跑的快乐生活……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