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网剧延伸

     二十三,玉鼠闯冲宵

            开封府中,公孙策正坐在案上写着什么,包拯突然闯了进来,“先生先生,出大事了”,公孙头头都没抬,接着写着什么,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

          包拯看公孙先生的样子,气的脸都鼓鼓的了,急匆匆地跑到公孙策的面前,“哎呀,先生,我是真的有事”

          公孙策无奈,只好放下了笔,抬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是襄阳那边的事情吗?”

   
          “不是啦,襄阳那边的事情,展护卫昨天不就赶去了么,是别的事情啦”

          “那是什么事啊?”

          “就是……那个……那个……”,说到正点时,包拯又开始扭捏了起来,公孙策看着他,默默地把金算盘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包拯看此情形立马站直,说道:“是皇上啦,今天早朝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皇上突然和我说,待襄阳的事情一结束,就给展护卫和丁姑娘赐婚,让他们能够早日完婚啦”

         公孙策听后一惊,皱眉道:“皇上怎么会突然下这道旨意?这事恐有蹊跷,这件事最好先不要让展护卫和白护卫知道”

         包拯脸色一变,又说道:“这……恐怕是不成了,这旨意已经传到襄阳那边去了,可能晚上的时候那边就会得到消息了”

         公孙策眉头紧锁,思索了一下:“展护卫昨天下午才走,就算是快马加鞭,也要后天才可以到襄阳城去,如今大宋的消息传递的这么快,看来是有人故意想在展护卫到之前,把消息传到襄阳去”

         包拯心中一沉,现在最想让襄阳大乱的人,只有他了,希望这次他不要太过胡闹,莫要在惹出什么祸事才好,又想到现在襄阳的白玉堂,心中更是烦乱,以白玉堂的性子,他现在只盼望白玉堂不要太过冲动才好,希望颜查散可以看着些白玉堂,怎么也要撑到展护卫到襄阳城才好

         襄阳城里,庞籍坐在后院中饮茶,一阵轻风吹过,树叶沙沙地作响了几声,庞籍抬头看去,只见一位白衣女子高高地坐在树枝上,对他嫣然一笑

         庞籍也是一笑:“姑娘好身手啊,怎么?姑娘是来给我传递什么消息的么?”

         那女孩轻轻地点了点头:“庞大人真是冰雪聪明啊”

         庞籍嘴角一抽:“这个词,我觉得姑娘用在同性的身上比较适合”

          白衣女孩俏皮地歪了歪脑袋:“哦?是么?可是我觉得这个词很适合庞大人啊,庞大人也是美人啊”

 
           “呵呵,姑娘当真是可爱的紧啊”

           白衣女孩又是一笑:“你想要的消息已经传到襄阳来了,你最好也可以实现你的承诺呦”,还没等庞籍说些什么,只见白影一晃,那女孩子就不见了

          客栈内,颜查散坐在桌前,看着面前的白玉堂,气氛异常的诡异,只见白玉堂双手抱胸,倚靠在门框上一言不发,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颜查散也未发一言,心中疑虑着,自从刚才他们知道了皇上下的圣旨后,白五弟就像是被什么附体了似的,突然安静了好多,颜查散越想越觉得不对,正当他晃神的时候,白玉堂却说话了:“天色也不早了,颜大哥早些休息吧,我也回去休息了”,说罢,还没等颜查散开口,他便转身走了,本来颜查散还想劝劝白玉堂,让他不要冲动,但是看这情形,今天他也不便多言,就放着白玉堂回去了

         
            夜半,明月高挂,一道白影极速闪过,一个翻身就进去了冲霄楼里,几个起落,白玉堂就站在了一楼的楼梯口处,看着那高高地台阶,又想到今天那时候的自己,本来以为就算不能和那人在一起,还可以像兄弟一样陪在他的身边,就算是他和丁老三定了亲,但是在这几天的相处里,总以为自己在他的心中也定是不一样的

           实在没有想到,那个臭猫居然这么快就要娶媳妇了,若是别的姑娘还好,自己定不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可是那人却是丁老三那个男人婆,想想,还是算了吧,那个男人婆好不容易有人敢娶走了,若是因为自己而被搁置在了家里,那对兄弟还不得把自己砍成肉泥啊

         本来还想等着那只猫儿一起来的,看来那只猫儿现在是没有空闲了,刚知道那个消息时,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在脑海里显现出了那只猫儿穿着喜服的样子,真是,看来,这个楼是上天注定自己一人来闯了,也罢,那只小猫儿,就好好等着白爷爷事情办成后,来吃你的喜酒吧

         楼外红衣之人高坐在顶楼上,一瞬,身边就多了一个黑衣之人,她站在红衣之人的身边,开口道:“这楼有十八层,一百零二阶楼梯,八十个机关,还有一处致命的暗器”

          红衣之人一笑:“那我们来赌一赌那只白耗子什么时候可以把东西盗走?”

          黑衣人也是一笑,讽刺道:“我赌他今天会留在这里”

         红衣之人朱唇微微嘟起:“花花,你可是和那只白耗子同姓的啊,怎么可以这么黑暗那,一点都不像个女孩子”

          白菊花挑了挑眉,没有接话,一个闪身就进了楼中,红衣之人低头看了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楼里,白玉堂站在一根细细地银丝上,伸手轻轻地拨开了放在半空中的机关盒,盒子打开后,在里面却不是官印,却是一张羊皮纸,白玉堂邪魅一笑,他上了九十阶楼梯,躲过了七十九个机关暗器,没想到,这个东西居然在第十七层的半空上,那个老贼真是好计谋,还好自己轻功不错,武功也不差,还颇懂些机关之术,要不然换了个武功平平的,还不早就死在了下面的楼里?

        白玉堂叹了口气,小心地将那羊皮纸拿了出来,谨慎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暗器射来,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刚打开羊皮纸一看,他突然一阵眩晕,白玉堂心想不好,这纸上怕是有毒,还好刚才他拿羊皮纸时,快速地往盒子里放了块飞蝗石,不然现在一定会有大批暗器射来,以自己现在这种的状况,一定是躲不开的,现在这情形,自己必须快速地离开这冲霄楼了

        白玉堂把羊皮纸往腰上一塞,随即就用着轻功离开了银丝,没想到他这一动,银丝也跟着快速地变换了位置,几百根银丝同时变动着,阻碍着半空之人落地,白玉堂本来就有毒在身,而这些银丝变动的又太快,瞬间的功夫,就在白玉堂的身上留下了许多条血口子,好在白玉堂的轻功事真的不错,即便是中着毒,还是可以安然地落在了十七层上.

       刚想转身离去,他就听见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劝你最好不要原路返回”

         白玉堂皱眉,低头一看楼下,才知道楼下突然出现了许多的铜剑,锋利的铜剑在空中泛着恐怖的寒光

         “这是铜网阵,你若是不慎落了下去,马上就会有一张铜网压下来,那张铜网是西夏送给襄阳王的,刀枪不惧,只要被它罩住了,只有死路一条”

          “我说白菊花你有这么好心提醒我?”,白玉堂强颜欢笑地说着,他中的毒发作的越来越快了,现在的他,眼前都是模糊的,完全看不清事物,谁想到,却在这个时候遇到了那个女魔头,真是不妙啊……

           白菊花邪魅一笑:“当然……不是……我只是来劝你归顺襄阳王的,这样的话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白玉堂听后,“啧啧”了几声,开口说道:“白菊花,你不觉得你说的这件事情,就像是明天会下雪一样吗?这九月好时节的,也不太可能啊,对吧”

             白菊花眉头一挑,没有在开口,白玉堂一想,下面不能走,我还不能走上面么,随即,他脚尖微微用劲,飞身而起,直直地向着十八层飞去,不料刚上到中间,他心口突然一痛,就坠落了下来,他半跪在台阶上,喷出了一大口黑血,生生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白菊花看此情形,讽刺地一笑,又开口说道:“白玉堂,如果你肯归顺我们,我就放过你,怎么样?”
 
            白玉堂没有理她,他双手使劲扶着画影,借着画影的力道勉强地站了起来,又向着十八层走去,每一步,他都走的无比的艰难,一个晃神就会掉落下去,他自嘲地一笑,现在他的这身衣服,倒是和脑海里,那只穿着喜服的猫儿差不多了

        白玉堂使劲地摇了摇头,勉强地看了一眼前方,还有最后一个楼梯就可以到十八层了,那个最高处,是不是还可以再让自己看一眼远处的开封?在看一眼陷空岛?还有那只白痴的猫儿,今天……自己怕是回不去了吧,也不知道以后自己不在了,那只猫儿还能不能记得自己……那只白痴的猫,除了鱼和包大人,简直就是一个二愣子,希望那只蠢猫……不要那么快地忘了自己……

        想到这里白玉堂皱了下眉头,真是的,自己又要惹哥哥们伤心了,就在这时,一只利箭从白玉堂的背后射来,穿胸而过,白玉堂又吐出一大口鲜血,跪倒在了地上,转头看了一眼白菊花,白菊花双手抬起,看着白玉堂,表示,那箭不是我射的,和我任何没有关系

        白玉堂淡然一笑,费力地站了起来,看来自己是无缘在看一眼他们了,他对着虚空,微弱地开口道:“你替我把画影……送回去的吧……把它……交给那只臭猫,这是五爷我最后送给他的东西了,以后……就靠他自己了……还好他身边……还有个丁老三,不然真是……死都放不下他……”,随后,白玉堂用尽最后的力气,把画影扔到了十八层上,剧烈地咳嗽了几声后,又轻声地叫了一声:“猫儿”

        便失力地从楼上掉落了下去,而下面正是冒着寒光的铜网阵……”

       本来正在快马加鞭赶来的展昭,突然听到了白玉堂的声音,他急忙停下马来,仔细地看了一下四周围,却并没有发现白玉堂的踪影,只道是自己着急赶路幻听了,刚要启程,突然感觉心中猛的一痛,莫名地开始心慌起来,展昭眉头一皱,心想可能是太担心那只老鼠了,所以才会这样,展昭摇了摇脑袋,未做多想,便又启程了……

         
        

评论(6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