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

    二十、再去襄阳

                    皇宫内,丁老三正襟危坐在书房的皇椅上,小皇帝直直地站在书桌下,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对看了半天,终于,丁老三忍不住了,站了起来,手“嘭”地一声,就拍在了桌子上

                   指着小皇帝,怒道:“说,你为什么要让白老五和那个颜什么的一起去襄阳?”

                  小皇帝看着她那拍桌子的玉手,光听着声音都疼,心中啧啧啧了几声,回道:“我只让颜查散一人去的襄阳,是白玉堂自己要跟去的,关我什么事啊?”

                “要不是你让那个颜什么的去襄阳探访,白老五能跟去吗?”

              “我说你啊,为啥这么生气啊?白玉堂跟去就跟去了呗,他武功那么高,能出什么事情啊?真是杞人忧天”

             “你……”,丁老三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失魂落魄地坐回了椅子上,喃喃道:“坏就坏在他武功高了……”

             襄阳王府内,庞籍坐小亭里和江子云对弈,不一会庞籍的白子就要被黑子杀尽了,江子云无奈地摇了摇头:“籍儿,可是有什么心事么?”

            刚要下子的庞籍听到老师的话,收了手,把白子放回去:“今天早上得到消息,皇上派了钦差来暗访襄阳”

    
         江子云点了点头,说道: “我也听闻,可知派了谁来?”

         “刚上任的颜查散”

          江子云笑道:“原来是他啊”

         庞籍长叹一声 : “跟随他的还有一个人”

        
         “谁?”

         “白玉堂,而且今天他们已经到了襄阳城里,就住在大风客栈”

         “籍儿担心什么?”

          庞籍又叹一声:“那只白耗子啊,少年心性,仗着武功不错,争强好胜,我是害怕他在襄阳中惹出什么乱子来,毕竟襄阳这里是那个老家伙的地盘啊,哎~”

         江子云听后,心中也是忧心忡忡,想自己也是在开封府里待了些时日的,那白玉堂的性子,自己也是知晓一二,性子是有些张扬狂妄,他这回一来,襄阳城怕是想不热闹也不成了

        屋内,襄阳王懒洋洋地坐在太师椅上,对着面前的人问道:“他们可是已经到了?”

       “回王爷的话,他们已经住进了大风客栈,不如我派人……”,那人说到这里做了一个手势

       襄阳王一笑,对站在身边的人问道:“先生怎么看那?”

         季高也是一笑,说道:“学生看,不妥,听闻那白玉堂武功很高,如此做,不易得手,还会打草惊蛇,白白让人抓了把柄”

       “那先生可有什么对策?”

        “学生但是有一计,我们可以派人先去打探些消息,然后…………”

        “先生好计策”,襄阳王大笑两声,又对着那人说道:“你可听明白了?照着先生的话去办吧”

        “是,属下明白了”,说罢,他人就退出了房间

        开封府内,展昭独自坐在屋顶上,心中烦躁万分,果然那只耗子一走,府里便安静了许多,只是现在的这份清净他真的承受不来,身边突然少了那个白色身影,自己真的是越来越不习惯那人不在身边了,想来也是奇怪,以前不都是独自一人的么,只从现在,多了那个人在自己身边相陪而已,哎,果然习惯这种东西,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越想越烦躁的展昭,索性不再想了,摇了摇脑袋后,往后一仰,躺在了屋顶上

         大风客栈内,白玉堂无聊地坐在桌前喝着茶,这几天舟车劳累,颜查散早就休息补觉去了,可怜他一个习武之人,内力充沛,区区这几天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虽然这几天是有些劳累,但是他还没有弱到这青天白日的去睡觉啊

       本来还在无聊中的白玉堂,突然听到自己门外传来了一阵微弱的脚步声,白玉堂冷笑一声,感慨道,他们这才刚到没多久啊,没想到这老贼的动作还挺快,反正也是无聊,白玉堂拿起桌上的画影,就偷偷地跟了出去……

     

       

       

                

评论(2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