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网剧延伸~

    十八,心魔

                   夜,总是漆黑寂静的,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完全隐秘在黑夜中,,庭院中,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月光之下,脸色被月光照的惨白:“包拯现在已经被拖住了,你要趁着籍儿的药效过去之前,办妥事情”

                  “没问题”,红衣人邪魅一笑,消失在了月夜中

                 吱呀~公孙策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江子云轻轻地走了进来,刚转身把房门关上,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声音:“你……有事吗?”

                江子云神色骤然一变,转身时候,顺时就调整好了面色:“怎么?还没睡么”

                “没有”

                “睡不着吗?”

                “嗯”

              “为什么,是伤口疼吗?”,江子云担忧地走到公孙策的床前,公孙策顺势往里面挪了挪,江子云就势坐在他的床边

               “没有,就是总觉得心里闷郁,好似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就是睡不着,让子云见笑了”,公孙策歪头对江子云一笑

               江子云也对他轻轻一笑,伸出手来扶住公孙策,让他躺下,为他盖好被子:“别多想,快睡吧,这几天你需要好好休息,这样才能恢复的快些,府里可不能一直没有你这个先生啊”

              “嗯,我知道了,那你……”

              “我在这里等一会,你睡着了后,我便离开,本来就是想来看看你休息的怎么样的,你且宽心地睡吧”

             公孙策听后一笑:“我又不是孩子,睡觉还让人作陪,你也快去休息吧,你若也是休息不好,那明天可没有人给我煎药了那”

            江子云笑着摇了摇头,又给他往上拉了拉被子说道:“快睡吧,时候不早了”

           公孙策还想说些什么,一阵困意袭来,迷迷糊糊地就睡了过去,江子云在他的床上坐了许久,确定公孙策睡着了后,轻轻地撩开了他的被子,右手慢慢地靠近他的心口,为他偷偷地输入真气,来缓解他心口上的疼痛,那一剑刺的有多狠,自己是知道的,若不是自己天天给他注入真气续命,可能现在世上已经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想到这里,江子云皱起眉头,若是这个世上没有了这个人,自己会少很多乐趣吧,光是想想,自己就无法忍受,看来以后还是看紧些他吧,不然万一有一天他突然消失了,自己那得多无聊啊

       庞籍房内,包拯一直坐在庞籍的床前,看着他的睡颜,不自觉地伸出手来,待快碰到他的脸庞时,恍然清醒,自嘲地笑了一笑,轻轻地抚着他的头发:“自从你父亲出事了后,你就没有再好好地休息过吧,现在也好,你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暂时也远离了那些痛苦”

       “喂,臭猫,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别再跟着我了啦”,大风客栈内,只见展昭抱剑而立,靠在白玉堂的房门旁,听到白玉堂的话,只是淡淡的斜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白玉堂最讨厌的就是展昭这个样子,冷冰冰的又面瘫,读不懂他心里到底想着什么,好似除了开封府和全鱼宴外,什么都不在乎,不关心,而自己又是个急性子,还偏偏地喜欢上了这个高冷死腹黑,自己上辈子是造了多少孽啊,哎……

      展昭看着他这个样子,就知道这只耗子又在多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当即妥协道:“只要答应我,不准一个人,去探冲霄楼”

     “就一个破楼子而已,还能困住五爷我么?五爷我又不是一个不通机关之人,你瞎担心个什么劲啊,真是的”,白玉堂不满地嘟嘴道

       听到白玉堂这么说,展昭皱起了眉头,想起昨夜他与白玉堂一路追捕白菊花,后来,白菊花逃进了冲宵楼后就消失不见了,两人只好也探进了,当展昭进去了后,就觉得这个楼子很诡异,变幻莫测,机关重重,虽然他们最后安全的出来了,但是还是觉得,那个地方还是不要贸然再进了,只是这个小白耗子,倔劲一上来,非要再探,还说什么自己早就探过了的这种话,弄得展昭十分担心,怕他趁自己不注意时,偷偷地再去,所以今天自己一整天都跟着他,生怕他偷跑了

      “泽琰,你不要胡闹”,展昭放下了胳膊,站直身子温怒道

      “好啦,好啦,我不去了总成了吧,就这么一点小事,皱什么眉头啊,切……”,白玉堂走过去拉着展昭就往楼下走:“真是的,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找白菊花啦,庞籍还等着解药那……”

    
           

评论(1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