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猫鼠,包庞,江策)网剧延伸

    十七,只道君心似我心

        “白菊花,你给我站住,快把解药交出来”

         白玉堂一个飞身挡住了白菊花的去路,白菊花邪魅一笑:“若是我不那?”

         “你……”,白玉堂握住剑柄,气的只想一剑劈了这个女人,本来他好好地和展昭坐在屋顶上喝酒,谁料到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开封府里,直冲庞籍的房间而去,正当她要对包拯下手的时候,展昭白玉堂两人迅速的赶到拦下了她

         白菊花一击不成,飞出暗器打向猫鼠二人,趁着这段空隙,对着包拯吹去了一片毒烟,旁边的庞籍一看包拯有危险,一把推开了他,自己却中了毒烟,庞籍直觉得一阵头晕,便直直地倒了下去

        迷迷糊糊的庞籍没有感受到摔倒在地上的疼痛感,只觉得倒在了一个熟悉的怀抱里,他勉强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包拯及时地接住了他,这才没有让他直接摔倒在地上,勉强过后,他只感觉自己越来越晕,然后就直接昏迷在了包拯的怀里


         白菊花看到自己的毒烟被庞籍挡了后,瞪了一眼他,便转身飞走了,白玉堂看到白菊花逃走,对着展昭说了句“你留下”,便飞身追了出去,两人飞到一片竹林后,白玉堂借着竹枝的力度,一个飞身就放住了白菊花的去路,这才有了开始的一幕

         “白菊花,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我告诉你,展昭不动你,我可没有那么慈悲”,白玉堂拔出画影指着白菊花说道

         “哼”,白菊花冷哼一声,心里在听见展昭两个字的时候,狠狠地被刺了一下,面上却是阴狠之色,她当即也拔出佩剑指着白玉堂:“白玉堂,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白玉堂面色一阴,对着白菊花就攻了过来,白玉堂来势凶猛,白菊花只好见招拆招,不时地飞出暗器打向白玉堂,白玉堂的武功本就在白菊花之上,根本不受暗器的影响,看那架势,似要把她格杀在这里一般

        白菊花看情形不对,也不再和白玉堂纠缠下去,放出了暗器拖住白玉堂后便匆匆地逃走了,白玉堂打落暗器后,白菊花早已不见踪影,气的的白玉堂一剑砍断了旁边的翠竹,愤然地回去了

       白玉堂走后,包拯便把昏迷的庞籍放在了床上,江子云听到动静也匆匆地赶可过来,焦急的包拯看到了江子云,似看见天神一般,忙拉着他给庞籍查看

   
       江子云仔细地替庞籍把了脉象后,眉头紧皱,“这种毒到不致命,但是会让人陷入长时间的昏迷,必须要有特定的解药才可以解毒”

     
       包拯听后眉头一皱,顿时忧虑万分:“先生也没有办法吗?”

       江子云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这种毒的药份十万复杂,不能贸然解毒”,包拯眉头更紧,忧虑地看了一眼床上的庞籍

      正当几人无言时,白玉堂回来了,包拯看到他回来了,急忙迎了上去,刚想说些什么,白玉堂对他摇了摇头,包拯只能深叹了口气


     展昭瞟了他一眼后,眼神一沉,低声道:“你受伤了?”

     白玉堂听后,疑惑地看了看自己,才发现自己的衣袖被划了一条口子,隐隐地透出些许红色,白玉堂轻轻地摸了一下,对着展昭说道:“小伤,不碍事,对了老包,庞籍怎么样了?”

       包拯对他摇了摇头,闷声道:“必须要用白菊花的解药才成”

        白玉堂抿了下嘴唇:“那我现在就起身去襄阳”,说罢转身便要走

        “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白玉堂疑惑地看了一眼展昭:“你不留下保护老包了?”

       展昭抬眼看着包拯,包拯会意,说道:“展护卫,你和白玉堂一同去吧,这样也可以早点拿回解药”

       展昭点了点头,白玉堂心中嘀咕道:“今天这只猫是怎么了?平常不都留下保护老包的么?今天这是闹哪出啊”

     展昭看着游神的白玉堂,轻轻地摇了摇头,抬腿向他走去:“走吧,先给你去上药,然后在启程”,说罢便把白玉堂拉走了……

   

      
     
      

评论(2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