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网剧开封网剧延伸文(猫鼠,包庞)

本章预警,庞籍回归开封

第三章、故人来

    襄阳城府内,绿色身影长立窗前看着屋外,江子云则悠闲地坐在桌前品茶,半晌,庞籍开口道:“季高这些时日来,对老师的防备有增无减,这冲霄楼也已经建成,老师,我想……”
    “公子似是许久没有回开封了吧?”江子云轻放下茶杯
    听到自家老师的话,庞籍心中默默算着:“并没有吧?才三个月而已啊……”, 当然这句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只好转身问到:“老师这是何意?”
    “公子就不想念老朋友吗?”江子云含笑问到
    “谁会想那个死包子啊,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察觉不对的庞籍赶快地闭上了嘴巴,尴尬地转过了身去
     江子云含笑又拿起来了茶杯说道:“襄阳王大事欲成,还得请公子先去开封探探路啊”
     听言,庞籍转身对着江子云一笑,心想还是老师想的周到,随即向着门口喊到:“庞桶,进来”
     听到喊声,庞桶连忙跑了进来:“公子有什么吩咐?”
     “收拾一下,择日我们启程回开封”
     “回开封?”庞桶听到此话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对,回开封”
     庞桶确认自己没有听错后,大喜,连忙下去收拾去了
     开封府内,张龙赵虎巡街后回来,就看见王朝马汉时不时地向门外张望着,八卦的张龙上前问到:“王朝马汉你们这是看什么那?都张望半天了”,赵虎也走上前来问到:“是在等什么人么?”
    王朝马汉相互看了一眼,王朝说道:“我们在等白大人”
    张龙: “白玉堂?他今天不是进宫当差去了么,怎么?现在还没有回来啊?”,
    “话说每天这个点白玉堂应该早就回来了啊”,赵虎应和道
    马汉: “我们也在等展大人”
    赵虎惊道:“还等展大人?这时候展大人出去干什么?”
    “不会是去皇宫堵白玉堂了吧?这两天小皇帝几乎天天召白玉堂进宫,今天倒好,干脆把人都留下了”,张龙回答道
    王朝看了一眼张龙说道: “难怪府内这几天如此安静”
    赵虎又言道:“白玉堂不天天缠着展大人比剑不挺好么,给府里减少了多少损失啊”
    张龙默默地白了赵虎一眼对他说了句:“你不懂”,转头又问道:“那你们等他们干什么啊?”
    王朝马汉又互看了一眼,同时答到:“等他们去找包大人”
    “包大人又失踪啦?”张龙赵虎大惊
     大街上,一个白衣公子正感叹着开封的繁华景象,突然听见石桥那边的呼救声,忙向石桥方向跑去,上桥一看,原来是一老汉掉落水中,旁边的人们还在大喊“有人落水啦,有人落水啦……”,白衣人想到自己精通水性,刚要跳入水中,就见一红衣男子使了一招水上漂的功夫把老汉提上了岸,白衣人和周围的人让出了一块地方,让红衣人把老汉平放在此处,白衣人看着红衣男子的身姿暗自称赞:“好一个轻功”,然后连忙走上前去
     “在下精通水性,让我来看看这位老汉吧”
     红衣男子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便退到了一旁去,白衣人帮那老汉吐出了多余的水分后,老汉悠悠转醒,待看清身边的人后,连忙感谢道:“多谢这位公子搭救,多谢展大人搭救”
     白衣人听后看了一眼身边的红衣男子心想道:“原来这个人就是展昭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随后展昭和白衣人一起将老汉扶了起来,展昭面无表情地说道:“您快些回家去换身衣服吧”,老汉又感谢了一番便拜别了两人回家去了,事后,展昭转身要走,白衣人连忙叫住他
     “这位可是开封府上的展昭展大人?”
     展昭听到此人叫出自己名讳,转身答到:“嗯”
     白衣人听后呵呵了两声,尴尬道:“展大人还真是寡言少语啊”
     展昭没有接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看着他,没办法,白衣人只好自报家门:“在下茉花村丁兆惠,此次前来是为看望白玉堂白五弟的,还请大人带个路否?”
     展昭上下看了丁兆惠一眼,出言道“他不在”
     “不在?那他去哪啦?”
     展昭抱剑而立冷漠道:“皇宫”
     开封府衙,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全部站在大门口眺望着远方,只见展昭和一白衣人走了过来
     张龙:“那个不像是白玉堂啊?”
     赵虎:“不像”
     王朝马汉:“展大人终于回来了”
    待四人要迎上去时,只见两辆马车越过两人在开封门口停下了,四人定睛一看,这赶车的人不是……
    “庞桶?”四人齐声道
    “庞桶?”展昭听见四人喊到,微微皱眉连忙跑了过去,赶过去时只见包拯扭扭捏捏地从车上跳了下来
    “大人?” 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和展昭惊道
     随后庞籍也被庞桶扶着下了马车,江子云也从后面的马车下了来,包拯气呼呼地白了一眼庞籍对着他:“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府衙里走去正好迎面撞上了出来的公孙策,包拯也没管直溜溜地就进去了
    “大人你……”公孙策不解道,只听后面传来
    “死包子,这是你对恩人的态度么”
     这声音如此耳熟:“庞大人?”
     庞籍看着一脸吃惊的公孙策撇了撇嘴,背手而立:“是我,怎么啦?”
     公孙策马上调整好表情,拱手道:“没有,没有,庞大人回来乃是喜事,只是大人他……”
     “你自己问他去吧”,说罢庞籍转身走向了开封府对面的府邸,庞桶连忙跟了上去,公孙策这才看到站在一旁的江子云,公孙策细细地看了他一眼暗想到:此人不凡啊”
      江子云似感受到了这点目光,对着公孙策笑着拱手做了个揖,也随着庞籍走了
     公孙策回了礼后,对着那六个人喊到:“回府”
     丁兆惠抱胸在一旁看了半天的好戏,此时也跟着展昭几人进了府衙
     皇宫内,白玉堂跟着小皇帝坐在凉亭内,小皇帝巴拉巴拉地对着白玉堂讲着话,白玉堂无奈地看着他,这个小皇帝都说了半天了,从江湖八卦到朝廷笑谈,白玉堂就不懂了。这个小皇帝连宫门都没有出去过几次哪来的那么多消息八卦,这眼看着天都要黑了,他还是在巴拉巴拉的没完,正当白玉堂烦恼时,一只信鸽飞了过来,白玉堂一手抓住鸽子把信件拆了下来,只见上面写到“故人来”三字,看样子是展昭的笔迹,白玉堂收了字条,转眼想了想,便向着小皇帝告退了,白玉堂走后,小潘子走上前来对小皇帝耳语了几句,小皇帝看了一眼白玉堂离去的方向,暗自叹了一口气
     待白玉堂赶回府衙内时,只见开封众人围坐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公孙策:“此事襄阳王已对全天下公布了”
     张龙:“难怪昨天我看见对面有人一直在打扫”
     公孙策:“大人不应该解释一下么”
     包拯:“我不想说话”
     白玉堂走上前去,坐在了展昭身旁的位子上,看了众人一眼:“你们在说什么啊?我哥哥们那,臭猫,你不是说有故人来么,人那?”
    公孙策叹了口气:“庞大人回来了”
    马汉:“还带回来了一个书生打扮的陌生人”
    赵虎:“还住到了对面”
    王朝:“四位大人正陪着你那位故人那”
    展昭:“嗯”
    白玉堂白了一眼展昭:“多说句话能死啊?”,又对着众人说道:“那个螃蟹什么的回来了,老包你不是应该高兴嘛?干嘛一脸苦大仇深啊”,包拯“哼”了一声便没了声音
    白玉堂叹了口气便又说道:“我去找哥哥们了”,起身便走,没走出几步便又把身子转了过来:“喂,和我一起去”,展昭瞟了他一眼,便起身和他一起走了,他们走后,众人把目光齐齐滴看向了包拯,包拯默默地看了一眼众人,便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闷闷道:“先生就别逼我了”
    待猫鼠来到花园后,白玉堂便远远地看见一个白衣人背对他坐着,正和哥哥们聊的火热
   “丁老二?”白玉堂惊道
    丁兆惠听见了有人叫他名字转身便答道:“白老五,好久不见啊”
     白玉堂几步走了过来没好气地说道:“丁老二你不在茉花村好好养着,跑这里干嘛?”
     丁兆惠挑了挑眉毛说道:“我听哥哥说陷空岛出了点事情,便出来看看你这只老鼠的毛还在不在啊”
     展昭瞟了一眼白玉堂,感叹着他居然没有炸毛,只见白玉堂双手抱胸坏心地说道:“这次你不会又是偷跑出来的吧?小心你大哥把你抓回去打屁股哦”
    丁兆惠看了一眼展昭,脸诡异地红了一下,便回道:“非也非也,这次我出来,可是大哥让我请五鼠到茉花村一聚的哦”,说罢便狠狠地白了一眼白玉堂
    白玉堂还要说些什么,大哥钻天鼠赶快来打圆场:“你们不要斗嘴了,你还不快和展昭引荐一下”,白玉堂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便对着展昭介绍道:  “这位姓丁,名兆惠,茉花村丁家的二公子,我们两个岛只隔着一片海域,故而很熟~”
    展昭听后对着丁兆惠拱手道:“早就听闻丁氏双雄的名号,幸会”
    丁兆惠忙回礼道:“今天初见展大侠身手,小弟非常仰慕,不知展大侠可否随我们一起回茉花村一游”
    “什么?谁答应你啦?”白玉堂瞬间炸毛
    丁兆惠瞥了他一眼:“没人问你意见”
     蒋平又接道:“那也好,我还怕没人和五弟一起,他会寂寞,正好与展昭一起,路上有个照应”
    丁兆惠:“四哥是怕他闯祸吧”
     白玉堂一听又要炸毛,二哥忙拉住他说道:“五弟啊,哥哥们要回趟岛上,现在岛上的机关已经平息了,我们要回去处理一下残局,你就和兆惠去趟茉花村探望一下,连感谢一下兆兰的好意”
     白玉堂只好无奈地看了一眼展昭回答到:“好吧~”
     听到自家五弟答应了,穿山鼠大笑了两声说道:“那你们就收拾一下,即日就启程吧”
   
    

评论(3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