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方姒水

《冬去春渴绿》开封网剧延伸文(猫鼠,包庞,江策)不喜慎入

改一下名字从新发这是第一章,看过了的可以省略

开封网剧已经结局,螃蟹突然黑化,和虐我家老鼠不要钱系列终于结果,可是我真的希望有第二部啊,第一部编剧可以把老鼠梗圆回来,第二季希望我家庞美人也可以圆回来,在次谢谢编剧大大了,漫画中庞籍是一个那么可爱的角色,网剧中包庞处处撒狗粮,历史中螃蟹是那么好的一个忠臣,而且公孙大人把开封的日常搞得那么和谐,现在又有了五鼠(主要是白老鼠可以光明正大的缠着猫儿)的开封是多磨的美好,真的希望他们可以有一个美好快乐的结局,这是鄙人的第一次发文,不好之处还望各位小可爱见谅一二
 
一,黑化之路慎重而道远啊

        微风吹过平静的海面,一组船队从远处缓缓驶来,望亭中一个黄色的身影挺立着,静静地盯着那些船只,坚定的眼神中闪耀着异样的光芒
       身旁的小厮一脸欣慰:“公子我们的商船不但没有沉没,而且还开辟了新的航线,这一定是老爷在天之灵保佑我们啊”
       公子眼神一沉,愤恨地语道:“我庞籍对天发誓,我一定会东山再起”
       “那公子我们要怎么办啊?”
        庞籍眼神一眯,轻叹道:“去襄阳,我要认襄阳王做义父,有这十三只商船做礼物,我想他不会拒绝”
        听到自家公子这么说,庞桶大惊:“公子,襄阳王可是与你有杀父之仇啊”
       庞籍听后握紧双拳,大声道:“那又如何?这本身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正义公理可言,只有肮脏卑鄙的交易,我庞籍一定要登上这大宋权利的巅峰”
      庞桶在一旁担忧的看着自己公子,小声说道:“公子,那包大人怎么办啊?”
      庞籍楞了一下便马上调整回来,只当那一瞬似从来没有过般:“……如果他敢当我的路,我一定……不会手软”,说罢他便又静静看着远处的商船,本来平静的海面突然起了波澜
     旁边的庞桶看着海面的波澜伸出手试了一下:“公子风大了,我们下去吧,不要着凉了才好”
     庞籍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冷笑了一下,喃喃到:“这风……终于还是起了”,语罢他便毫不犹豫地转过了身下了小亭,庞统最后看了一眼那些商船,长叹了一声,也跟着庞籍下了小亭,有些东西最终还是变了……
    开封府内,四人围坐着,包拯双手拄着脸倚在桌子上一脸的惆怅,气氛格外的凝重,小白鼠看了一眼面瘫的展昭,不由的翻了个白眼,又看了看不知在想什么东西的公孙,终于忍不下去了:“我说老包啊,你就不要不高兴了吧,那个襄阳王就算是放虎归山,我们也一定可以找到证据整死他的,至于那个螃蟹什么的,小皇帝不也帮了他嘛,你……”
    “大人,不好了不好了”,小白鼠还没有讲完就被冲进来的张龙打断了,那两个人终于不再神游,都扭过头看着张龙,小白鼠只好也闭了嘴看着他
     包拯拄着脑袋换了一下位置,委屈道:“我已经不好了”
     “啊?”张龙扶了扶帽子,咽了一口唾沫:“大人你怎么了?难道你已经知道了?不可能啊,我这才刚得到消息啊,大人你……”
     展昭和小白鼠两人看着张龙在哪里唠叨就是不讲重点,公孙挑了挑眉毛只好收了扇子问道:“张龙你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讲啊”
     张龙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讲重点,轻咳一声,:“哦,就是那个庞大人啊……”
     本来还没有反应的包大人一听到螃蟹的名字,一下子就来了精神,直起了腰直溜溜地盯着张龙,可怜的张龙直接被他家大人看的全身战栗,住了声音,旁边的公孙大人没有办法只好握拳轻咳一声,笑道:“张龙你继续”
      小白鼠溜溜地瞟了一眼老包,默默地和猫儿对视了一眼又转过头看着张龙
      张龙又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就是那个庞大人去了襄阳……”
      听到此话三人都睁大了眼睛,包拯直接站了起来大声道:“你说什么?那个死螃蟹他想干什么呀,我我我……不行,我要去找那个死螃蟹问个清楚”,他成功地又打断了张龙的话,转身就跑出了屋子
      后面隐约传来小白鼠的喊声:“哎,老包你……”
      张龙郁闷地看着从自己身边跑走了的大人,忧虑地叹了口气,把刚才没有说的话接上:“……现在庞大人的车都已经出了开封城了……”
     小白鼠也郁闷的转过了头问到:“怎么办啊,公孙狐狸?”
     公孙策担忧地叹了口气,瞟了一眼展昭,展昭会意,起身追了出去,小白鼠看着展昭走了,也起身追了出去:“哎,臭猫,你等等我啊”
     两人走后,公孙展开扇子轻摇,端起桌子上的茶杯浅尝着,眼神眯了眯,不知又在想些什么,张龙看了看公孙策,叹了口气也出去了
     待展昭白玉堂用轻功追上包拯时,只见他现在城门口远望,白玉堂走上前去说道:“哎,我说老包没想到你跑的这么快啊,都比上我两个轻功了……”看到包拯的表情后白玉堂的话没有在说下去了
     后面的展昭摇了摇头,也走上前去,拉开了白玉堂,终是什么也没有说,陪着他家大人一起看着远方,不知道站了多久包拯开口道:“我们回去吧”
     白老鼠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刚要张嘴,旁边的猫儿默默地盯着他看,他只好闭了嘴,跟着包拯往回走,小白鼠盯着前面挺直的身躯,担忧地看了一眼猫儿,猫儿对他摇了摇头,这一刻的时光,展昭大概永远都忘不了他家大人的那种眼神,那种眼神中有一丝展昭不懂的情绪……待他以后懂了时,才觉得是这么痛彻心扉
      

评论(23)

热度(154)